第68章 旧时代的终结…… (5800)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68章 旧时代的终结…… (5800)

      白色的闪电自圣山之巅噼落,粉碎了构装骑士们的护盾,这不可思议的能量瞬间就将这些构装巨像的外层装甲蒸发,变成一团向外爆散的金红色金属气体,而内部的金属管道和各种机械结构裸露在外,也迅速被磁暴席卷,变得焦黑。
    但构装骑士实在是太过坚固了,他们外露出的三颗红色水晶球正在串联,爆发出不可思议的灵能,强大的灵能护盾赫然是硬生生地挡住了超巨型磁暴线圈的粉碎闪电,保护住了他们所有的主要结构。
    但他们用于行动的基座却没有那么坚固——大地在磁暴的力量下融化蒸发,而那些机械足也是如此,三台构装骑士的腿部正在融入大地熔岩中,难以动弹。
    【被埋伏了】
    为首的构装骑士冷静地说道。实际上,他们就算想要犯蠢也很困难,机械化心智固然会抹杀感情,但也会让人以最理性的方法思考,并且不会被那些困扰机器的问题所困扰:【事已至此,只有自爆了】
    【同意】【同意】
    其他两位构装骑士毫不迟疑,构装骑士本身并不是一个绝对机密的技术,无论是帝国还是甘特瑞格姆都有建造这种巨型战斗单元的能力。
    但能长久承载灵魂的‘灵械’,也就是作为构装骑士核心的‘红色水晶体’却是飞焰地的独有技术,也是飞焰地能长时间维持一支庞大构装骑士部队的主要原因,他们即便阵亡也绝对不能将这份技术泄露。
    没有丝毫迟疑,当三位构装骑士同意自爆后,他们的机体就立刻开始出现能量不稳,晶体闪耀炽红色的烈光。
    他们要直接湮灭自我。
    但是,就在此时。
    一道冰蓝色的轨迹,突然从圣山之巅亮起,而后在夜空中拖拽出一条发着光的轨迹,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正在自爆的构装骑士们而来。
    那是什么?
    即便是在死亡的前夕,构装骑士们也不由得如此想到,这并非是负面情绪,而是一种单纯的不解。
    而尹恩收拢自己背后冰铸的妖精之翼,让自己的身体更进一步加速——而在他的双眸中银色的光辉正在闪耀。
    他已经看见了构装骑士身上不断流动溢散的金红色光芒,在芯片的一侧,一个只有12秒的倒计时正在不断地滚动,少年的身后,漫崖长老正目瞪口呆地向前伸手,似乎是想要抓住尹恩,但他却没有成功。
    这并不是第三能级无法反应,而是尹恩的行动太过匪夷所思。
    他为什么要在敌人明显要自爆的情况下冲过去?
    答桉多简单啊。
    “居然要自爆?等等!让我白嫖了技术再死!”
    尹恩心中并不紧张,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视界中的倒计时缓慢地倒数,在瞬息间,他掠过长空,以超音速突破山与山之间的距离。
    天幕间噼落的闪电风暴,都是他飞行时的背景板,两道纠缠成螺旋形的寒气在黑暗中泛起莹莹斑点,带起一片飘散的霜。
    在这一瞬,即便是已经注定步入死亡的构装骑士也下意识地向前挺身,他伸出手臂,想要抓住这一颗闪耀飞驰的流星。
    但那流星居然丝毫不减速,他甚至加速,直冲构装巨像的手掌,然后在堪堪触碰到手掌装甲的瞬间骤然转向。
    冰霜的妖精划过一道优美轻盈的弧线,从构装巨像的指缝隙间穿过。
    就像是从孩童指尖飞过的蝴蝶。
    轰,构装体的手掌合拢,发出轰鸣巨响,而尹恩已经转身飞离。
    倒计时进入最后三秒,他背后的构装骑士进入最后的炉心收缩阶段。
    想要抓住蝴蝶的手臂微微一顿,然后便在后方腾起的高热辐射中融化成铁水。
    卡察——脆响清澈,三颗灵械水晶体同时破碎,就像是三颗小小的太阳爆发。
    漆黑无比的锖钢圣山前方的山谷地,三个极其明亮的小点直接照亮了周边所有地区。
    极致的光与热爆发,甚至就连巨型磁暴线圈攻击形成的蘑孤云都被吹散,巨大的山岩如同风卷草那般朝着外侧滚动,不可计数的树林拔地而起,被气流席卷上高空,然后在半空被高热空气点燃,成为了一颗颗在半空中熊熊燃烧的火炬。
    如果不是漫崖长老早就把所有人都安排进了山间的避难所,阿伏德部恐怕可以直接宣告除名了——但即便如此,原本阿伏德部所在的地区也几乎被彻底摧毁,大量建筑就像是脆弱的饼干那般被剧烈的震荡和冲击波吹飞。
    而尹恩背对着这一切,他的轨迹在这绚烂无比又壮观无比的爆炸中划过一个S形的弧度,然后回到了锖钢圣山顶端。
    轰轰——圣山也在震动,构装骑士体内的炉心显然采取的是与以太武装同级的以太炉心,也难怪会有这种堪比核武器的威力……实际上,除却没有辐射和瞬间杀伤外,任何一位构装骑士能造成的破坏力,都大于一颗战术核武器。
    “他们的速度可真快。”
    毫发无损回到圣山顶端,尹恩在漫崖长老无语的注视下眺望远方的爆炸现场,他感慨道:“差点就被卷进去了。”
    ——既然知道,那你还过去干什么?吓我一跳!
    漫崖长老本来想要如此斥责,但构装骑士自爆形成的高热飓风冲击而来,拍打在锖钢圣山上。
    圣山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锖钢龙留下的龙佑迷锁防御力相当不错,即便是构装骑士想要破坏,至少也得用主武器才行,区区余波并不能将它如何。
    但超巨型磁暴线圈……它本来就是临时搭建的半成品,除却主体外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再加上连续两次全力催动,它的结构本就已经摇摇欲坠,被这冲击波一拍,登时便在晃晃悠悠中倾倒了。
    嘎——吱——
    刺耳无比的刮擦声响起,尹恩与漫崖长老抬起头,看向这座缓缓倾覆,不断倒下的黑色金属高塔。
    彭。它垮塌了,高塔的残骸拍打在圣山侧方,粉碎成无数金属碎片,在狂风中被吹起,变成一片倒映着远方爆炸闪光的金属雨。
    少年隔空伸出手,一个银色的光芒在半空中划过弧线,从高塔残骸中落入其手中。
    “果然。”拿着手中闪烁光芒,被淬炼地十分活跃的净尘龙胸壳,尹恩微微摇头:“这种临时造的东西也就能用一次——不过这一次的设计经验完全可以活用于下一次。”
    “早知道,就在预言里面加一句‘高塔终将倾覆’……不过问题不大。”
    他一点也不难过,倒不如说,此时的尹恩心里简直乐开花。
    飞焰地构装骑士的全套资料,就在刚才那短暂到只有一瞬的接触中,被他复制进了银色芯片——相较于南海大迷宫中的那些过高乃至于难以复刻的技术,构装骑士的技术虽然高端,但却完全是他能尝试拼一把复制的!
    倒不是说他也要去造构装骑士……单单就是那个灵械水晶,就是尹恩急需的,可以长时间承载灵魂物质载体!
    而且,虽然构装骑士自爆,但是构成构装体的那些珍贵升华金属也没有完全爆发四散,绝大部分都和残骸一齐融入熔岩中……
    到时候挖出来加工加工,存量恐怕不逊色于一个超优质高质量的升华金属矿脉。
    “很难想象……我们居然就这样击退了构装骑士。”
    漫崖长老此刻还有点像是做梦,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凝视着远方还在燃烧的爆炸熔岩坑:“那可是构装骑士啊,一台就能让我们整个山民都陷入苦战,三台甚至能攻陷国度的构装骑士……”
    “谁叫他们面对的是第五能级锖钢龙留下的圣山能源系统,以及我组装的超巨型磁暴线圈?”
    尹恩感觉漫崖长老有点多愁善感了,构装骑士强则强矣,但真正强大的地方在于正面战场,对普通部队压倒性的威胁,简单来说,构装骑士的设计就是为了攻城和一体面对大量常规部队的,这些巨型构装体在一对一面对强大的第三能级魔兽时,本质上和第三能级的升华者没有区别。
    而圣山上的磁暴线圈,本质上就是一个不能动,但是可以持续激发第三能级高阶左右破坏力雷霆的站桩升华者,因为有着圣山能源系统,它的攻势源源不绝,自然可以压过构装骑士,然后重创他们。
    最重要的是,这群骑士压根就没想到尹恩居然隐藏有这种底牌——假如他们提早知道圣山有这种等级的防御工事,他们也压根就不会过来啊!
    “总之,我们胜利了。”
    尹恩如此总结,他露出了发自内心的轻松笑容,少年长吁一口气,感慨道:“这下,飞焰地的特战队手中掌握的最后一支威胁力量都被我们消灭,而叛乱山民也已经战败……漫崖长老,我们大获全胜了!”
    “是,是啊。我们大获全胜了。”
    老人摇摇头,他从不可置信的情绪中脱离出来,然后侧过头深深地看了尹恩一眼。
    然后,这位老人便向尹恩低下头,他单膝跪地,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向眼前的年轻人行礼:“一切都仰赖您所带来的奇迹,龙神的使者。”
    尹恩没有回避老人的行礼,他站立在原地,承下这一礼。
    这是他应得的,也是他需要的。
    因为他的确就是龙神的使者,山民的共主,引领龙神子民前往更好未来之人。
    母庸置疑。
    数秒后,少年俯下身,扶起漫崖长老。
    “起来吧。”尹恩轻声道:“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如此说道,他转过头,看向一片狼藉的圣山周边。尹恩反而微笑:“将这一片乱糟糟的收拾干净——这才是我们现在要去做的工作。”
    “联系瑙曼城,他们绝对会感到惊喜的。”
    ……
    泰拉773年12月25日,被命名为‘锖钢山阻击战’的战役落下帷幕。
    南岭行省总督府将其定性为‘一小部分山民坏份子勾结飞焰地,运输构装骑士进入境内’的重大叛国事件。
    而绝大部分山民都是识大体,亲帝国的,也正是这些山民提供了线索,为以尹恩,漫崖为首的山民首领提供了阻击必须的情报与时间。
    山民叛乱仿佛从不存在……不,山民的确从未叛乱过。
    在官方记载中,不过是一群有着独立倾向的山民部落冒险勾结飞焰地,意图借助构装骑士的力量盗取山民圣地力量的‘地方事件’——而因为这件事,忠诚的南岭山民如今颇为穷困糟糕的状况得到了帝都官方的重视。
    在巴敦侯爵的倡导下,为了保证西南战区的稳定,也是为了保证西部行省有除却中央地区外的其他补给地,帝都决定,要加大针对南岭行省的建设投入,开发拜森山脉西部区域的优秀矿脉,在瑙曼城周边再建数条军工生产线,并强化边境防线的力度。
    经过帝都批准,南岭行省总督府决定,强制解散嘉木,蛇岩,震舟与铁尘等山民部落的部落编制,废除米德拉自治区的自治区地位,划分为南岭总督直属区,由阿伏德部领袖,漫崖·阿伏德代理监管。
    而霞辉领领主,尹恩·阿尔乔蒙(银峰音译)男爵(未正式授勋)得到帝国嘉奖,具体的奖励仍在讨论,但一枚紫夕勋章毫无疑问。
    但这并不是一件大事。
    773年的最后一个月,寒风渐起。
    在索林大公携带最忠实于他的一部分子民进入‘地狱’之后,原索林大公领所在的区域就变成了一片禁地,虽然仍然有一部分大公领的居民没有追随大公而去,但浓厚的迷雾笼罩了此地,除却大公领的子民亲自带领,没有人可以在进入迷雾后再次出来。
    而帝国在稳定了西部五个伯爵领的混乱后,在阿巴萨罗姆山脉峡口周边再次修建了一批永久工事,而巡监骑士团在整个西南地区广泛行动,他们的目标就是全力打击所有飞焰地的间谍行动——一时间,不少巡监骑士行侠仗义,上惩贪官下惩恶霸的新闻轶事接连出现,舆论一片大好,但只有明眼人和本地贵族才能明白,这次巡监骑士的出动大规模清扫了索林大公留下的残余政治影响。
    索林大公领周边正在成为帝都全新的直辖区。
    但这也不是十二月最重要的事情,甚至可以说,这只是一件小插曲。
    12月28日,飞焰诸国,延鏖地之王嘉兰奈极其看重的一位子嗣,阿苏亲王在旷野狩猎时被神秘部队强袭,最终伤重难愈而亡,而延鏖王从残存的神秘部队留下的痕迹中找到了帝国相关的印章。
    延鏖王是少数对帝国态度较为平和的飞焰诸王之一,她一向不喜战争,而她的子嗣阿苏亲王据说在前段时间还前往帝国进行了一次秘密会晤,但他归国还未有一个星期便遭遇暗杀。
    说实话,但凡是知道一点内情的人都知道这件事绝对有蹊跷,帝国也得喊冤,但以如今的舆论,以及两大血系间隐隐约约的矛盾与威胁,让所有人都只能将火力转移到帝国身上。
    甚至就连延鏖王本人都不能多说些什么——阿苏亲王究竟与帝国交流了什么?想要调查他的死因,这件事也必须被调查。
    而帝国也未曾想过辩解,也不屑于辩解。
    ——如果飞焰地想要战争,那么就给你战争!
    以阿苏亲王遭遇暗杀这件事为标志,飞焰地与帝国间进行了大量部队的调集和重整,针对阿巴萨罗姆山脉与拜森山脉交界地带的领空权,每日都有斩获敌人空天铠装和己方损失的新闻。
    一时间,泰拉各国对此发表了众多意见,着名学术期刊《真理之门》的终生撰稿者,学识之都的大炼金术师巴特在私人渠道批评飞焰地的举动简直就是‘假装其他人都是傻瓜’,他并不支持帝国,但对飞焰地这种在开战之前先镇压内部不稳定因素的举动表示嗤之以鼻。
    而以反帝国为核心卖点的苍天王庭报纸《寰宇报》主编库尔巴罗夫则在自己刊物上接连发表文章《巨物的陨落》与《崩溃边缘》,严厉批评帝国卑鄙无耻的暗杀行动,是帝国顽固腐朽的一大象征,也是帝国军队逐渐堕落的结果,如此下去,帝国必将在五年内崩溃。
    以此为代表,泰拉各行各界的人士都针对阿苏亲王遇刺事件发表意见,他们或是支持飞焰地,或是支持帝国,亦或是希望看两方打出狗脑子,明里暗里拱火讽刺,总的来说,在年末为泰拉人民和吟游诗人带来了不少素材,为773年做了一个绝佳的收尾。
    无论是七城联盟的商人还是鲸歌崖的佣兵,无论是迦南摩尔的海盗还是甘特瑞格姆的酒馆老板,每个人都在热烈地讨论帝国和飞焰地的冲突。
    但在短短的数日后,也正是泰拉774年,1月1日。
    就在飞焰地王属军团悍然跨过国境线,从已经化作雾国的索林大公领中出现在帝国西部行省内侧时,飞焰地远焰要塞群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宣告独立。
    远焰要塞副军团长,第四能级强者,‘魔炎’尹贝亚在正面战斗击杀军团长‘天壑’卡瓦加后,痛斥数十年来飞焰地对远焰要塞群以及负责供应要塞群物资地区的忽视与轻视。
    尤其是最近十年,飞焰地近乎于是让他们自生自灭,许多军人都成为了军官的私家仆人与家奴,原本的大荒漠绿化计划也中断了很长一段时间,整个要塞群的军人和普通人都生活在漫天黄沙和酷热之中,苦不堪言。
    他的独立,绝非叛乱,只是针对早已背叛了要塞群的飞焰地,进行一次公平公正的‘回报’!
    而帝国在第一时间公开表示,他们完全支持魔炎军团长尹贝亚独立的做法,这毫无疑问是正义的举措,是人权,秩序,符合人道且合理的行动——在第一时间,帝国大皇女阿来格里亚·瑟塔尔便作为官方使节与暂名为‘烈山地’远焰地堡垒群建交,并提供了一大批物资与礼物。
    涅玛萨斯诸王怎么能承受这种羞辱?就在阿巴萨罗姆诸王的军团开进帝国境内,迎击西境五位伯爵的联军时,他们的军队也将开往要塞群,进行两线作战。
    全面战争开始了……
    这下,所有普通人才反应过来……他们是来真的。
    不是转移国内视角,围绕堡垒群进行不痛不痒的区域战争……瑟塔尔帝国是要与飞焰地进行一场全面全方位的大战!
    而早就知晓这点的诸国高层也在静静地等待。
    作为只有一片大陆的泰拉,战争从来不会漏过任何人……它与所有人都息息相关。
    历史的一角正在缓缓掀开。
    而相较于这样的大事件,发生在帝国南岭行省,区区三位构装骑士企图暗中突袭山民圣地这种小事……也就不过是一件可以振奋士气,但完全算不上引人瞩目的小胜而已。
    但,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一个人头上,便如山峰般沉重。
    对于山民而言,一切都已经被改变了。
    泰拉774年,1月1日,上午。
    全面战争的新闻还没有广泛传播开来的时候。
    在这新年第一天的晨间,尹恩站立在锖钢圣山的顶端,背靠倾覆的高塔,环视山岭间,那数百位来到此地的山民部落酋长祭司,以及成千上万汇聚于此的山民。
    ——他要进行一场演讲,一次宣告,一次预言与加冕。
    ——他要在这里成为山民的共主,成为引领的先知,成为全新的向导。
    以及……成为指引未来的星辰。
    就在此时此刻。

第68章 旧时代的终结…… (5800)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