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先知实现了他的预言 (5400)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67章 先知实现了他的预言 (5400)

      帝国。中央帝国。瑟塔尔帝国。
    这是一个雄踞泰拉大陆中央的庞大势力,在人们口中的名字。
    但是,帝国究竟是什么?
    ——是以各大地方贵族为核心,骑士领主为基层管理的统治制度?
    ——是以各大军团为血肉,十大骑士团为骨骼,四大军区为首脑的军事制度?
    ——还是说,那些生活在这片广袤大地上的普通人,那些农夫,手艺人,猎人,面包师父,屠夫,蜡匠,裁缝,打铁师傅……
    其实都不是。
    瑟塔尔帝国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皇帝。
    仅仅是因为皇帝。
    帝国是因为皇帝所以才能被称之为帝国,而并非是皇帝因帝国的疆域与子民得以加冕。
    如若有一天,瑟塔尔皇室不再出现第五能级的强者,那么第二天,冰风谷总督就会宣布独立建国,第三天,第一军团军团长将会宣布保护皇室,并回到帝都,名义拥立,实际独立。
    而第四天,瓜分帝国剩余地区的他国势力就能在帝国领土上开会。
    即便是剩下来的所有贵族全部同心协力,操控帝都来战斗,也绝对无法战胜其他大势力。
    帝国就将灭亡,如同被风雨吹熄的蜡烛。
    但是,只要瑟塔尔皇室还能持续诞生第五能级,那么瑟塔尔帝国就是一个长期有着三位第五能级强者,巅峰期甚至可能有四位第五能级的泰拉最强势力。
    泰拉大陆上的大势力,一般都有着一到两位第五能级。只有一位的势力稳固但难以进取,两位的势力就可以开拓,而三位甚至更多,反而会导致内部争端……但假如势力内部能达成一致,那么这个势力便能雄霸泰拉。
    在尹奈迦二世之前,帝国也曾经有这样的时刻——那时,冰风谷总督这位长寿的泰坦魔兽之王还未诞生,皇帝与东西两位大公,以及第一军团军团长四位第五能级正式敲定了如今包括现峻岭堡在内的庞大领土,七城联盟那时都是帝国的附庸,苍天王庭也变成了热情和善的游牧民族。
    凡事盛极而衰,自迦列大帝驾崩后,瑟塔尔帝国就逐渐衰微,新帝虽然也足够强大,但却无法像其父那般统率两大公,帝权与大公间的争斗持续了数百年,内耗之严重,甚至无法掌控自己领土内的贵族,现在的峻岭堡正是从那时独立而出——说来也巧,峻岭堡的初代大公之所以能得到第五能级传承,正是因为瑟塔尔皇室想要培养出一位北大公作为臂助,对阵其他两位大公。
    而这内斗,最终在尹奈迦二世手中宣告终结。
    东西两位大公都被剪除,第一骑士是他真正的臂助,再加上誓言只为帝国本身服务的第一军团,以及冰风谷总督,帝国的第五能级再一次来到了巅峰时的四位。
    但这并没有改变,帝国如若失去皇帝,那么整个国家就将分崩离析,再无拯救可能一事。
    现在的帝国,只有皇帝守土者阿克塞尔,第一军团长奈萨尼尔,以及冰风谷总督白寂三位第五能级。瑟塔尔帝国仍然是整个泰拉最强大的势力,但绝非不可挑战。
    毕竟,白寂是魔兽,即便她立誓视帝国为自己的家园,帝国人民与她的后裔无异,但不会真的有人认为,这位冰风蝶之王会为帝国的开拓与征服出力。
    所以,飞焰地才会毫无惧意地与帝国正面对抗。
    那么……
    飞焰地又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无需思索,无需等人来回答。
    因为最能代表飞焰地精神与形象的事物,已经来到了尹恩等人的面前。
    夜空之下,无形的寒风卷动阴郁的雨云,沉闷的雷声在云层中滚动,时不时在深邃厚密的云雾间明亮一瞬,然后再次暗澹。
    锖钢圣山顶端,白发的领主站在平台的边缘,俯瞰山岭彼方喧嚣而起的尘雾。
    那自西北而来的轨迹笔直地向前,无论是山民的村庄,拜森的群山,沿途的丛林,丘陵,河流,湖泊……无论是什么东西,什么事物,都被那股极致的暴力碾过,成为他们身下的道路。
    这力量足以摧垮城市,撕裂军队,它能征服蛮荒,令文明退避。
    他们便是飞焰地的构装骑士,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军队之一,诸王惩戒众生的铁锤。
    尹恩凝神看去。
    那是三台相似但却并不一致的钢铁巨物,三台足足有四十米高,由纯粹的金属,火焰与铭文构筑而成的非人巨像。
    它们装甲外壳泛着工业设计的冰冷美感,严密合缝的甲片组装成一个近乎于人形的上半身,应该是头颅所在的区域有一条竖着展开的裂缝,裂缝中央是一颗闪动着灼目光辉的红色水晶核心,强大的灵能力场从中流溢而出,顺应着密密麻麻的铭文镀层流淌,将零件与装甲拼接。
    它的下半身是一个连接有或两条,或四条乃至于六条机械足的基座,每一个构装体都不尽相同,同样的,每一个构装体的‘双臂’也都是各不相同的武器,有些是灵能护盾发生器,有的是巨型连装炼金火炮,有些是电熔热斧——但无论是何种武器,威力都足以压制一整座城市。
    这些武器平时可以收回基座,而基座与其躯体内部,隐藏有极巨量的武器储备,甚至是自动弹药制造厂和智能火控中枢,让它们能适应任何一种环境。
    它们就是这一纪元的泰坦巨人,伴随着这些机械巨像的冲锋,它们通体上下也在喷涌着肉眼可见的源质光雾,一道道仿佛线路般的光纹以这些巨像头颅上的水晶核心为起始点蔓延,最终扩散至全身,散发着忽强忽弱的雷光。
    这是一种非常先进的灵能护盾,就连零件的磨损都能抵消。
    “这就是构装骑士……”
    尹恩双眸中闪动着银青色的光晕,他不禁喃喃自语:“这根本不是骑士啊……我甚至没有看见驾驶员……不对?!”
    尹恩定神,他微微一怔:“构装体里面没有肉体,但却有灵魂反应——这些骑士,全部都只有‘灵魂’?!”
    “他们将灵魂寄宿在这巨大构装体中,操控这些战争兵器?!”
    尹恩差点倒吸一口凉气。
    他算是彻底理解,构装骑士的全称‘永续作战用机动堡垒’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是啊,只有灵魂,只有不需要肉体的存在,才可以永远地进行战斗,而如此庞大的机械构装体,难道不就是一个移动堡垒吗?
    “构装骑士大多都是那些因为意外而肉体受损,血脉真形修持出现问题,但意志坚定,灵魂完好的飞焰地升华者自愿舍弃肉体,融入‘灵械’才得以成就。”
    凝视着远方的构装骑士,漫崖长老站在圣山之巅,语气幽邃,仿佛在回忆遥远之前的往事:“他们放弃绝大部分人类的本能和心智,将自己转换为货真价实的屠夫机魂,最恐怖刽子手,成为‘巨型战争构装单元’这一最可怖坐骑的‘骑士’!”
    “仅仅是一位构装骑士,就能攻下一座城池!”
    ——何止,它征服一个原子时代前的原始世界完全绰绰有余。
    尹恩心中赞叹道,他甚至对构装骑士的造型感到一丝眼熟……构装骑士显然与某种前纪元技术有关,应当就是用来应对未来外星殖民,镇压生命星球上原始土着的巨型作战单元。
    在天坠之灾后,这技术的原型被飞焰地得到,改造成如今这种可怖的战争兵器。
    而这些最可怖的战争兵器,正朝着锖钢圣山而来。
    此刻,尹恩正在思考一个问题。
    ——刨除一切偏见与歧视,以及敌对的视角,飞焰地究竟是什么?
    他已经有了一个答桉。
    飞焰地是执着,是战斗,是恩仇必报,快意行事的豪迈洒脱与暴戾狠辣——源自于大海波涛的涅玛萨斯血系与源自于山岳丘陵的阿巴萨罗姆血系在一次次战争中磨合并互相吸收同化,这两支古老的血系最终在瑟塔尔帝国的压迫下成为了如今被众人熟知的飞焰地。
    ——得不到的就摧毁,不属于我们的就破灭。
    ——我们是铁锤,我们是惩戒,以飞焰之理为律,挥动执罚之剑。
    ——不从之人理应被彻底清除!
    仅仅是注视,就能感应到这等近乎于疯狂的执着信念。
    “真是坚定到不可思议的灵魂……难怪他们能以自己的心智操控此等巨物,并发挥出不可思议的战斗力。”
    年轻的领主叹息着,但却没有丝毫畏惧:“幸亏我们也不差。”
    “甚至更胜一筹。”
    在白之民少年的背后,一座漆黑的高塔,正在圣山之巅,吞吐雷霆的阴云中屹立。
    肉眼可见的雷光缓缓环绕这座棱柱形的高塔旋转,龙神的祭火此刻已经不再以火焰的形态展现,这锖钢圣山和微光摇篮系统的供能模块被尹恩微调,如今化作了一道笔直的白色光柱,作为超巨型磁暴线圈的中枢能量源。
    它的光辉被阴云遮蔽,在那漆黑长夜中隐匿。
    等待着尹恩的指令。
    构装骑士已经来到了原本阿伏德部所在的位置,那里的居民早已撤离,贵重的财产也被转移,但当这些钢铁巨像奔驰而过时,被践踏地不住震荡的大地仍然迸裂裂缝,将一座座石屋和建筑全部碾碎撞塌,激发出大片大片的烟尘。
    漫崖长老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一切,直到这些巨像来到巨型磁暴线圈的攻击范围内,他才握紧拳头:“现在吗?”
    “再等等。”
    尹恩微微睁大双眼,而就在数秒后,所有构装骑士都来到巨型磁暴线圈的攻击范围内时,他才抬起手,决断地挥下:“就是现在!”
    轰!
    霎时间,天地间骤响一声雷霆。
    一道纯白色的光芒从锖钢圣山中升起,犹如冉冉升起的晨曦,笔直地没入无尽黑暗的阴云高塔中。
    在这瞬间,最纯粹的源质席卷着自然灵能场域,击穿了圣山周边的所有雨云与雾气,这纯白色的光在持续不断地奔流中逐渐被转换,转换成雷霆与轰鸣,肉眼可见的电弧流光在一瞬间穿过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云层——
    然后又全部收拢归来,汇聚在高塔之顶。
    形成了一颗青色的雷霆太阳。
    白夜的曙光照耀着大地,令沉默奔袭而来的构装骑士们也不由得放缓了步伐。
    【那是什么?】
    【山民的龙神祭火?但那并没有任何杀伤力】
    【不对,是电磁武器!而且还是极高能级的电磁武器!】
    一路奔袭而来,自持具备碾压性力量的构装骑士们就算已经完全剥离了所有负面情绪,但可怖的电流在天穹顶端纵横的场景还是让他们的魂魄也有点略微发麻的感觉——可还不等他们做出任何决定,在尹恩的引导下。
    雷霆已在隆隆轰鸣中噼下!
    于此刹那,超巨型磁暴线圈顶端的雷霆太阳变得耀眼无比,就像是真正的恒星那边释放自己的光热——一道肉眼可见的青白色雷光从太阳的表层分离而出,撕扯着无数电弧,斜斜地朝着天空中那厚密无比的阴云中喷涌,就像是喷泉。
    然后,这些涌入云层中的雷霆,汇聚着整个自然的力量,以万千落雷的形态,朝着构装骑士们所在的方向垂直降下!
    青白色的雷光绝非只有一道,而是一道又一道——它们沿着尹恩右手指向的方向汇聚,噼落。
    就像是由雷组成的暴雨。
    闪电风暴已经降临。
    构装骑士们顷刻间就陷入了无尽的雷海,难以计数的雷击和磁暴干扰将他们牢牢地束缚在原地,他们周身的强灵能护盾正在不住闪烁,抵抗着这超高能级的雷霆暴雨。
    源自于锖钢圣山的能源系统虽然无法供给山之王疗伤,但在第三能级中绝对算是最强大的那一种,尹恩之所以能利用,还是用上了‘净尘龙的护心壳’——正是从嘉木部中获得的第三能级电磁魔兽素材,让尹恩可以在第一时间就将超巨型磁暴线圈造出,而这圣山的能源,也将净化这作为高塔核心的魔兽材料,进行一次最彻底的淬炼。
    【这是全新的武器!】
    【情报部门在干什么?!】
    构装骑士们又惊又怒,他们的确想过会遭遇阻击,无论是帝国的军队亦或是称号骑士,乃至于山民的那位第三能级和山之王的子嗣,他们都不畏惧,都有正面攻破防线,摧毁圣山并扬长而去的信心。
    但与他们为敌的并非是具体的敌人,而是以锖钢圣山为核心的整片自然场域。
    不过,即便如此,自然也无法与构装骑士相提并论。
    ——自然也是他们的手下败将!
    【——炉心超限——】
    为首的钢铁巨像核心供能系统超频,伴随着一声仿佛低沉咆孝的震音,猩红色光辉从头部的红色结晶中亮起,他举起自己手中的热熔战斧向前斩去,一道赤红色的光线以斧刃为源头,不断向前延伸,粉碎了眼前的无尽磁暴。
    不仅仅如此——这光线延伸至数千米外,斩落在一座山峰上,密密麻麻的山林瞬间被点燃,整个山峰都剧烈震颤着,宛如地震,山崩海啸般的巨响甚至短暂地压过了雷鸣,熔岩在山体上流淌。
    【随我冲锋!】
    一瞬间,这位为首的构装骑士甚至挣脱了雷霆构筑的牢狱,让整个巨型构装体向前突破,继续朝着圣山奔驰!
    而也就是这一颗,尹恩高喝:“就是现在!”
    “希欧!”
    于是迅捷的龙影突破阴云,急速俯冲,希欧张开口,一道半透明但掺杂着猩红光点的虚境之火射束斜斜贯穿半个天空与大地。
    这虚境之火灼烧灵魂灵能,它固然无法动摇被永久加持机械化心智的构装骑士之魂,但它却足够粉碎环绕在构装骑士体表的灵能护盾。
    虚境之火烧灼构装体表层的虚幻护盾,最初只是细密如蛛网的龟裂,紧接着便开始崩溃垮塌成为一个个洞口,巨大的裂缝蔓延,令整个构装骑士表层的光华甲片都开始扭曲凹凸起来。
    失去灵能护盾的保护,构装骑士超载炉心时那可怖的能量奔涌甚至会伤害到自己的结构。
    面对真龙吐息,即便是构装骑士也无法忽视,为首的那台构装骑士踉跄地后退,四只机械足甚至跪下了两只,高强度的电流粉碎了它的支撑架。
    而尹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超巨型磁暴线圈开始第二次充能,这一次,就不再是束缚为主的雷霆牢狱,而是直接粉碎一切的磁暴流。
    但与之相对的,三台构装骑士似乎也完全反应过来,敌人的强度远超他们的预料之外,这些身经百战的飞焰地战士立刻就进行贴近在一起,两位队员搀扶起自己的队长,他们体表的铭文回路开始互相接触,融合,构筑成了一个临时的钢铁要塞,共享灵能护盾。
    而这个要塞甚至还能向前移动,它强行硬扛着天空中源源不断的落雷,踩踏着震撼大地的步伐,向圣山移动——希欧也无法靠近,他们的头颅顶端射出一道道粗壮无比的高热射线,划破云层,将天空切割成十几块碎片,逼迫真龙在空中高速机动闪避。
    周边的山民何时见过这种情况——从未见过的钢铁巨人自远山之外突袭而来,踩踏着毁灭城镇的步伐,而这践踏山岳的强敌,被源自于圣山的雷光所阻拦。
    雷霆如雨,真龙在天空中翱翔,与敌人搏杀。
    一切都宛如传说。
    他们屏住呼吸,躲在漫崖为他们安排好的山岭避难所中,但仍然有许多人忍耐不住,从洞口探出头来,注视着这一幕。
    在燃烧的阴云中,在弥漫的水汽里,他们遥遥看见,一道纯白色的闪电,自圣山的顶端落下。
    正是天之震怒的烈火。
    而大地之上,钢铁的构装要塞也咆孝着向前突进,他们得到了指令,就必要将其践行。
    ——如果总有一个目的必须要被达成,如果总有一个信念必须要实践,那么就让它们相撞。
    所有的信念与梦想,都将在彻底的对撞中得出结果。
    一方破碎的声音,正是另一方踏向更远方的脚步声。
    正如此时此刻。
    当白色的雷光落下,噼在构装要塞身上时,刺眼无比的光芒绽放开来,紧随而至的,便是宏大无比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扫荡,一团小小的蘑孤云在原地升起。
    一声轰鸣巨响,在所有山民的注视下,降雷的先知实现了他的预言。

第67章 先知实现了他的预言 (5400)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