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答案就是,宣誓效忠! (5600)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65章 答案就是,宣誓效忠! (5600)

      帝国山民的部队静静地排列在泥泞的阵地中,而另一侧便是在暴雨中仍然久久不化的冰道,十二月寒冷的霜风卷过营地,大批大批垂头丧气的叛乱山民正在被押送离开,送往佛罗多自治区中看守。
    而后,伴随一阵龙吟,漫崖长老从天空中落下,他的心光体正在驱散天空中的云雨,让天气转好,已经有一道道阳光从云层的缝隙将投射而下,在天地间形成一道道宛如实质的光之阶梯。
    尹恩站立在叛乱山民指挥大帐的前方,帝国山民一方的酋长与祭司站在他身侧,而身前的一群人正是叛乱山民的领袖们。
    这些当年的老熟人亦或是老仇人互相对视着,一言不发。
    胜者没有精力关注败者的想法,而是一脸微妙和紧张地看向沉默的尹恩,而败者自然也不会关注那些无关紧要者,而是屏息静音,等待着那位真正主事者对他们的宣判。
    但尹恩却一直沉默,沉默地打量着所有人。当那双银青色的眸子以一种漠然的神色注视到在场的任何一人时,被注视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垂下眸光,不敢与这位年轻的圣地领主对视。
    ——看来,这群人并不愿意承认龙神使者,但也不敢对尹恩表露这点。
    漫崖的到来反而解决了这尴尬的情况,老人看了眼营地内的情况,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论是哪个山民部落的首领,谁愿意自己头上再多一个管事的?帝国可是给了他们自治权,即便是帝国方的山民,也仅仅是因为更害怕帝国日后的清算而已,要他们发自内心地接受尹恩就是龙神使者这件事,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好就好在,绝大部分时间,让人接受一件事,并不需要让他们心甘情愿。
    漫崖长老走上前,看向被尹恩用冰柱冷冻在一旁的柯德头颅,感慨道:“柯德也算是我的老对手,没想到,我们两人间没有上演最终对决,他就这样突兀地死了。”
    “毕竟有希欧帮忙。”尹恩微笑,他好整以暇地坐在冰铸的座椅上,平静道:“这点我并不居功,我仅仅是牵扯住了柯德的前几波攻势,并趁着柯德与希欧激战,趁机砍下了他的头颅。”
    “这已经很不可思议了。”漫崖长老感慨道:“你初入第二能级,便能在第三能级的战斗中找到机会……我老了,这个世界,终究还是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匍匐在一旁营帐中的希欧真身在听见尹恩与漫崖长老的交流后不禁抬起头,大大的龙眼中满是疑惑——虽然尹恩在飞到佛罗多自治区的路上就已经和她对过台词,但是看见尹恩居然真的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谎话,她还是有些懵逼。
    ——他为什么能比说真话还真地说谎话呀?
    当然,能看懂龙表情的人在人类中实在是少之又少,希欧的抬头动作,对于在场的其他山民领袖来说,显然是山之王一方明显的‘站台’。
    过去,山之王作为拜龙教的一员和龙岛的派遣者,她基本不以自己真龙的身份干涉山民的行动,只是统辖拜森山脉中的那些强大魔兽,故而自称为‘山之王’,并不碰瓷拜森龙神的权威,而山民也投桃报李,愿意承认山之王拜森魔兽之王的身份。
    但现在,山民混乱不堪,阿伏德部占据优势……即便是山之王,恐怕也要在山民中选择自己的代言人吧?
    战败的山民部落中,有一位酋长微微抬起头,他注意到真龙的动作,也听见尹恩与漫崖的交谈,故而本能地想要知晓现在是什么情况。
    然后,他便与尹恩对视。
    这位自称为龙神使者的双眸浅青,是南岭群山中流淌的溪河的颜色,宛如天上的青空,而一头长发上流淌着肉眼可见的铭文光流,源自于龙化器官中的青色源质从左手蔓延至全身,最终汇聚在这一头带有钢铁色泽的银白色长发上,积蓄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他腰间的钢纹剑并未封入剑鞘,只是由一层坚冰覆盖,上面还带有褐红色的血迹,那必然就是柯德酋长的鲜血,给予人一种森然的意味。
    而接下来,这柄剑究竟会斩下谁的头颅?
    ——难道是……我?!
    浅青色的眸光耐人寻味地与这位下意识开始颤抖起来的酋长对视,令对方下意识地颤抖起来。
    但此刻,不知为何,这位山民酋长心中的思绪极其迅捷灵动,远胜过去,他将其视作自己在危险时的爆发,很快就想明白了一件事。
    无论结果如何,尹恩绝对会杀几个人立威,这是南岭的传统,也是泰拉的传统,没有鲜血和死亡的压迫,战争就注定是不完美的,更何况这位年轻人的目的是成为‘龙神使者’?而真正的问题在于,尹恩绝对不会将他们这些败者杀光,因为他还需要他们这些人作为典型,宣传他的宽大,方便他日后兼并整合其他部落。
    所以,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活下来——才能在必然要杀人立威的领主手中幸存?
    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得出了答桉。
    “龙神的使者!请原谅我的不敬与冒犯!”
    噗通一声,这位酋长瞬间就五体投地,几近于趴在泥水中向尹恩宣誓效忠:“我!柏山部的布阿·柏山,发誓永远追随使者的脚步!您的命令就是龙神的意志,您的意向就是我的方向!”
    “请原谅我,使者,我错误地步入歧途,因奸人的蛊惑与恶者的胁迫与您为敌,但我对龙神的信仰绝对坚定!我发誓,只要我的部民知晓,他们与之为敌的乃是龙神的圣使,他们绝对会痛哭流涕,如我一般忏悔这莫大过错!”
    他甚至用上了在圣殿祈祷用的敬语。
    “嗯。”
    面对这位酋长灵感爆发地效忠宣告,尹恩不咸不澹地应了一声,然后环视在场的其他俘虏:“还有其他人吗?”
    被这双青色的眸子扫视,而他的身侧身后还有漫崖与希欧同样投来目光,登时便有不少被俘虏的酋长立刻学习好榜样,他们毫无迟疑地俯身跪地,发出和之前那位酋长一般无二的宣誓声。
    显然,提升思维敏锐和想象力的‘感知药剂’在关键时刻亦有奇效,而且不会像是‘恐惧药剂’那样会给予人本能的排斥感,更接近真实的想法,这是尹恩使用了许多次不同的药剂观察人反应后得出的结论。
    只要能控制人灵感的走向,那么比起恐惧与喜悦,更容易让人相信自己的决断是‘正确的’。这便是尹恩作为药剂炼金术师的心得。
    “很好。看来你们很清楚,是谁赢得了这场战争。”
    于此起彼伏,在他人看来比起投降更加令人不齿的效忠声中,尹恩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只是环视了一眼自己两侧那些神情僵硬,不知所措的帝国山民领袖,露出了意味深长地微笑,然后便带着漫崖长老进入营帐中。
    徒留那些长吁一口气,宛如劫后余生的叛乱山民领袖待在原地,而理论上是‘胜利者’的帝国方山民领袖神色变幻,不知所措地互相对视。
    “别吓他们,这些人其实都是很坚定的帝国支持者,没有他们的帮助,山民叛乱早就席卷整个南岭。”
    进入营帐后,漫崖长老笑着摇摇头,而尹恩夸张地叹息一声:“不吓一下怎么行?瞧他们之前那眉飞色舞的模样,好像他们赢了一样——实际上如果不是我和希欧斩杀了柯德,又拦住了钢翼龙猎队,他们这次必死无疑好不好。”
    “当然,也就是吓一下,我只是希望他们搞清楚谁才是说话算数的那个人,不然日后在背后给我弄些小动作,又要杀人,我可不想每天出门不能欣赏南岭的鸟语花香,而是日均斩下一颗自己人的头。”
    “放心好了,我会帮你管教这些家伙的。”
    漫崖长老点头,这本就是他想要做的事情,辅左尹恩成为名与实上的龙神使者,正是他在锖钢山重燃祭火后为自己定下的目标。
    而想到圣地,老人好奇地询问道:“钢龙巢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尹恩,假如你真的重启了钢龙巢……那佛罗多自治区这边的情况根本不重要,我们先去圣地,这些酋长祭司以后有时间,想管教就能管教。”
    “不着急。我只是启动了最外层的汇能系统,内层的核心传承,试验区和休眠区都没动。”
    尹恩摇头:“只是预热罢了,还没有重启。只是我也没想到,钢龙巢的预热动静就这么大……看来龙神真的为我们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只是可惜,这么多年来没有人能将其利用,不然的话,帝国应该没那么简单就能征服南岭,最多就是收做附庸。”
    “那和被征服可没什么区别,在我看来,还不如被征服,最起码帝国的确没有种族歧视,而附庸是真的低人一等。”
    漫崖长老叹了口气:“那些叛乱山民该怎么办?虽然他们嘴巴上效忠,但很难说心理有什么想法,即便他们怕死,但你的确太年轻了,不一定能镇住所有人。”
    “很简单。”尹恩平静道:“我会进行一次整肃。”
    “一次大整肃。”
    “……那是什么?”
    漫崖长老微微一愣,在泰拉语中,这个词汇还有些陌生,但很快,他就搞明白了尹恩的意思,神色不禁有些凝重:“等等,你的意思是说……”
    “是的。”尹恩用带着颇为清爽的语气说出残酷异常的话:“这些人的部落将会被我重点监察,捕风捉影,高压管制亦或是说什么恐怖统治,总之就是这种事。我会这么做。”
    “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他们表面上都绝对不能反对我,山民只能追随龙神使者,不愿意追随我的,我就让他们去见龙神。”
    “有必要吗……我是说……这么高压需要很多人手吧?”
    漫崖长老微微皱眉,他倒不是觉得尹恩杀心重——实际上,对于泰拉来说,区区大整肃而已,谁不干啊?升华者贵族可以是为了交通方便,直接把山河改道的存在,那些不愿意迁移的村庄直接就压在山下了,他们才不在乎这些人的想法,毕竟已经提前提醒过,算是仁至义尽。
    尹恩只是不想自己势力范围内出现杂音,这当然不难,说实话,反对者全杀光反而方便他们这些团结在尹恩周边的山民发展,毕竟如今……战后总要分肉吧?那肉从何处来,就是一个问题了。
    他唯一忧虑的就是,尹恩要进行大清洗,肯定需要很多人手镇压,到时候弄得这些叛乱山民二次叛乱,会拖延他们这些山民休养生息的时间。
    “不会持续很长时间,等到绝大部分人都能吃饱,吃上肉,哪怕是最顽固的山民独立分子,也会明白,反抗我是一个蠢主意。但是在此之前,任何不同的声音都必须被掐灭,我需要建立起绝对的权威,不容置喙。”
    尹恩拿起营帐的地图,他在米德拉自治区周边画了一个圆:“其他自治区的可以放缓,米德拉自治区的部落必须要严加整肃。而且,也不一定需要杀人,就算你们觉得人口太多,但对于我来说,人口始终是重要资产。”
    “未来,我们需要一个苦役营来进行高强度的基建,而且很多技术都需要实验材料。”
    面对沉默不语的漫崖长老,展现出自己‘真实’一面的尹恩笑了笑:“放心好了,我知道这样很邪恶,甚至可以说是残忍。但实验总是要做的,比起用自己人,用这些犯错的人比较好。”
    “你大可以不告诉我。”漫崖长老摇头:“这样会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我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尹恩侧头道:“这种事情瞒着才会出问题,我需要你和我一同做恶事,这样我们才是更好的合作伙伴。”
    “更何况。”他转过头,继续看向地图:“实验又不是一定会死人,大部分技术我都会在自己身上试试,然后再用其他人试验一下普适性——别觉得我这样做是好心亦或是有良心,而是在自己身上试验反馈更加直接,你以为我的实力为什么进阶的这么快?”
    ——当然是因为预知视界啦!没有等漫崖长老回答,尹恩就自己吐槽道,实际上这真的不是什么好心,而是有预知视界的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危险的实验体。
    尹恩真正需要的,其实是确定自己研发出来的技术是否可以普及——毕竟他真的有点太天才了,一般人究竟能不能和他一样适应这些‘自己觉得没问题,很轻松简单的技术’?这点尹恩还是不敢打包票。
    从这方面来说,尹恩相当有自知之明。
    “唉……”
    漫崖长老神色复杂地长叹一声:“我此刻才明白……无关于龙神使者的名头,尹恩,你无论走什么路,选择什么名义与面具,都会有如今的成就。”
    “我相信你。你不会带领山民走向歧途。”他干脆地说道:“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
    “如今最重要的,其实是构装骑士。”
    尹恩抬起手,在奥多尔殖民地的东北侧划出一个圆:“飞焰地在南岭的基地就位于此处,至少磁暴铠甲是在这里爆炸的,我们必须立刻派出一支小队前往那里侦查,如果飞焰地还在,就汇报瑙曼城,让他们去清缴,如果已经消失,就尝试收集一下线索。”
    “但最终要的是,我们要做好面对构装骑士进攻的准备。”
    “构装骑士?!”听到这里,漫崖长老登时一惊,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其实也就只有以柯德为首的几位大部落酋长,而容钢部的奥雷酋长还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除却巴敦侯爵外的任何人:“飞焰地有构装骑士在南岭?!”
    只有尹恩,凭借柯德的日记知晓了这件事——这位酋长最近这段时间压力显然也很大,太多秘密和责任担负在其肩上,也没有可以倾诉的人,只能自己宽慰自己来发泄压力。
    “这可不是能随便忽视的小问题,尹恩!”
    他走上前,站在尹恩的身侧,神情急切道:“假如飞焰地真的派遣了一支构装骑士小队,那我们就要当心这群暴徒鱼死网破!”
    “除却阿伏德部因为我的存在,依托圣山,有阻挡构装骑士的可能外,其他部落只会被他们彻底碾碎!”
    “我知道。”尹恩面对地图,他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等到再次睁开时,少年眸光闪动,他澹澹道:“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解决它们——假如飞焰地特战队要鱼死网破的话,那么他们的行动肯定会非常快。”
    “甚至可以说,现在他们就已经开始筹划这次最后的反击。”
    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
    显然,飞焰地特战队在基地被爆破,而叛乱山民也同样战败后,基本可以宣告他们在南岭的所有行动都彻底失败,他们只能灰熘熘地回飞焰地,接受上级的问责。
    在此之前,他们究竟会干出多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只需要看看历史书就知道了。
    ——我们得不到的东西,就没有存在于世的意义。
    出自飞焰地第一代涅玛萨斯尊王的名言,基本可以代表他们的思维。
    “不用太担心,就算是构装骑士要突袭,他们也肯定只会突袭锖钢山亦或是霞辉湖这两个圣地,用破坏圣地的方法证明他们的决心——钢龙巢太大,距离山之王也太近,钢翼龙王不一定能护住他们。”
    尹恩在漫崖长老的注视下,再次于地图上划出两个小圈:“而霞辉领肯定是次要的选择,因为距离瑙曼城太近,驻扎在周边的苍云骑士团肯定已经出动,他们不敢冒险。”
    “所以,我相信,假如构装骑士出动,他们的目的肯定是破坏锖钢圣山。”
    尹恩说的笃定无比,天然就具备让人信服的能力。
    这是当然的事情,毕竟他是先知,怎么可能连敌人袭击哪里都预言不出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漫崖长老眉头紧皱,他自从知晓构装骑士的存在后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假如他们真的开始冲锋,即便是我和希欧也绝对没办法正面挡住那些可怖的钢铁巨物……即便能挡住,圣山也肯定会被冲击。”
    “当然是依靠圣山本身。”
    尹恩轻声道,他抬起手,空气中的湿气在他掌心旋转凝聚,构筑出锖钢圣山的冰凋形象:“长老,你不会觉得圣山只能作为一个治疗设备吧?”
    除此之外,隐约能看见,在这座圣山的山巅,有着一座高塔正在建起,它汇聚着圣山供能系统提供的能量,化作了一个……可以引导着天地间所有雷霆的可怖武器。
    少年微笑着托举着这个圣山和高塔的模型,展现给缓缓睁大眼睛的漫崖长老:“它一样能作为武器使用。”
    “一个超巨型的磁暴线圈。”

第65章 答案就是,宣誓效忠! (5600)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