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向我俯首 (6600)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64章 向我俯首 (6600)

      佛罗多自治区,法贡峡口。
    一场决战一触即发,持续了小半年的山民之乱如今即将迎来一个结尾。
    意欲独立的山民,与不愿意随之叛乱的山民,分别在飞焰地与帝国的支持下,用他们人民的血肉和生命进行一场无论胜负,双方皆输的战争。
    法贡峡口后方,独立山民指挥所。
    嘈杂的声音正混乱地响起,似乎正在争吵什么。
    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如此。
    即便作为总指挥官的柯德·嘉木突然因为钢龙巢的异变而离开,但除却柯德·嘉木外,还有许多部落的酋长,其中不乏德高望重,能让所有部落信服的人。
    别的不说,容钢部的酋长,奥雷·容钢便是这样一位角色。
    作为仅次于嘉木部的大部落酋长,也是对方一直以来的副手,奥雷·容钢在柯德离开后便接过了独立山民的指挥权。
    但一反常态的是,这位过去相当忠厚可靠,给予人安稳感的山民大汉,在柯德离开后却不给出任何指挥命令,而是任由独立山民自由行动。
    独立山民联军本来就是有几个大部落和几十个中小型部落组合起来的联盟,过去行动都非常松散,直到有第三能级作为首领后,行动起来才能算是令行禁止,培养出了战斗习惯,勉强也能算是地方性的民兵部队。
    但在决战前夕,这支部队却失去了指挥,不少部落的部队都再一次变得松散起来。
    再加上,不知道为什么,领袖柯德因为钢龙巢异变而离开这件本该隐藏消息的事突然被人传播开来,令如今整个独立山民阵营都有点人心惶惶。
    “奥雷!必须立刻开战,那些帝国走狗如今正在聚集部队,露出了很大的破绽!”
    “不要再等柯德了,飞焰地的钢翼龙会来帮我们拖住漫崖——再不进攻,就是延误战机,我们自己的人心就要散了!”
    面对其他要求立刻开战的部落酋长,奥雷所做的只是皱着眉头,用沉稳的语气道:“再等等。”
    “钢翼龙还没到,柯德首领也还没回来,现在贸然开战,输的只可能是我们。”
    这的确没错。
    本应该在突袭霞辉领后立刻前来支援独立山民的钢翼龙猎队现在还没有消息,而在柯德没有回来的情况下,他们所有人加起来恐怕也就与漫崖一个人打个平手。
    其他人都表示能接受。
    但一段时间后,类似的问答一次又一次地出现。
    “那些帝国走狗已经开始筹备进攻了——奥雷,实在等不到,我们就先退守其他关卡!他们只能守在佛罗多自治区,我们人不齐就继续围困,不用着急决战!”
    “再等等!”奥雷肃然地回答道:“柯德刚才和我交流过,他说他马上就会回来!”
    很显然,他并不能通灵,和死人联络,这是十成十的谎言。
    但其他人并不知道这点,他们愿意相信奥雷,所以耐下心来,留在法贡峡口等待了一段时间。
    但这种耐心,面对已经开始发射火炮,轰击独立山民营地,准备冲击阵地的敌人,很快就被消耗殆尽。
    这一次,几乎所有酋长祭司都冲到了临时指挥官奥雷的营帐前,他们愤怒无比,要求对方一定要立刻给出一个答复。
    “究竟打还是走!”
    众人怒吼道,而回应他们的是奥雷更大的怒吼:“打!”
    “钢翼龙和柯德酋长马上就回来,当然打!”
    有了明确的指令,虽然阵地仍然混乱,但所有独立山民部落都开始针对战场情况进行调整。
    看上去有些各自为战,但有着飞焰地支持的大量重武器帮助下,只要敌方的第三能级不出场,一般的部队短时间内也绝无可能短时间就突破他们的阵地。
    奥雷·容钢在下达全都是谎言的指令后,便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他很清楚,自飞焰地全力支援山民重武器开始,很多事情就都无法改变了。
    即便独立山民联盟失败,不复存在,但山民已经掌握了大量先进武器的制造技术和相关使用技巧,原本平静的南岭将会变得混乱起来,成为一片战火始终不绝之地。
    别的不说,以前的山民盗匪用的都是弓箭和一部分火器,而自此之后,即便是盗匪,恐怕也能架设几门小炮,来胁迫周边的商队交过路费。
    “飞焰地就是想要用我们的血肉,给帝国带来一点‘治理’上的麻烦……嘿,但这场仗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帝国再也不能忽视山民的存在,针对山民的政策肯定需要大改,这大概就是巴敦侯爵所说的,‘想要被招安,就得先做大事’吧。”
    这位瑙曼城的间谍,如今已经成为独立山民联盟的临时老大——说起来还真是奇妙,柯德一离开,就轮到自己这位间谍说话,恐怕巴敦侯爵也想不到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而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
    “通告全员。”
    叫来传令兵,奥雷嘱咐道:“我们收拢阵型,打开营地后门,有序撤退,去法贡峡口的侧面。”
    “啊?酋长,我们不是坐镇中军吗……”
    传令兵愣了一下,虽然他不应该反驳酋长的命令,但他怕这样的命令不会被其他士兵接受,到时候又要自己多跑几次。
    “我们是突击部队。”
    奥雷看了眼自己的传令兵,部落内除却祭司外,无人知晓他其实是瑙曼城的间谍。
    实际上,部落内的所有人,都自以为自己是在为山民的伟大复兴而战。
    想到这里,这位面容刚正朴实的酋长叹了口气:“先行动,再问问题,中军由嘉木部的部队负责,我们需要的是在关键时刻对敌人的脆弱区域进行打击。”
    传令兵带着只能算是勉强说得过去的指令离开,而这位酋长凝视着自己属下的背影,神情复杂。
    不论胜败,容钢部的名声算是毁了。
    无论是叛乱山民还是其他亲帝国山民,在他们的眼中,容钢部都是‘不可信任’的对象,而容钢部手上沾染的其他山民鲜血也绝对不会被遗忘。
    对于山民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区区‘我是卧底’就能算了的事情。
    而且,自己部落的民众也会怀他们究竟是哪一方的人。
    他们心中的坚定不移的信念,居然只是一个酋长刻意用来背叛的谎言?这种事太过讽刺,没人能接受这个结局。
    营帐之外,一场大雨已经倾盆而落,冲刷地面上的灰尘,化作泥浆。
    营帐之内,奥雷已经预见到了未来的混乱。但他没有选择。
    谁叫容钢部距离帝国太远,距离嘉木部太近?
    不过,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毕竟,只有胜利的一方,才配谈论未来。
    一道道命令在一片混乱中被传达出去,但在叛乱山民的前锋部队汇聚起来,在己方火炮支援的情况下,针对帝国山民一方展开阻击轰炸时,意外发生了。
    叛乱山民的火炮大多哑火,许多弹药根本无法使用,甚至出现了炸膛般的现象。
    前锋部队的一位大队长在第一波齐射中没有命中敌人,却被自己手中的炼金火器炸膛弄碎了左臂,他还是升华者,假如是普通人,早就只剩下一双腿了。
    实际上,这位大队长本来是能防下来的,可他完全想不到,过去非常可靠的飞焰地装备,居然会出现这种低端意外。
    短时间内,他们当然想不到是有内鬼作祟,只会感慨自己运气不好。
    战斗不超过半小时,帝国山民的前锋就突破了第一道防线,而原本应该顶上的叛乱预备队因为指挥混乱,以及奥雷刻意地搅乱通讯,在十分钟后才收到指令。
    而这时,已经做什么都没用了。
    不少叛乱山民酋长看见这一幕气的简直要骂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战斗突然变得如此困难起来。
    要知道,原本可都是他们一直压着帝国山民打的!短短时间,山脉内几乎所有自治区和殖民地都被攻下,如今也就只剩下佛罗多地区,凭借南海舰队支持还在苟延残喘。
    “容钢部的部队呢?!”
    战斗了好一会,有些山民酋长才发现情况不对,寻找自己阵营的主力:“他们才是主力吧?他们的炮兵呢?还有飞焰地火械队!他们和嘉木部一样,拿的都是最好的装备吧?”
    “他们不见了……不对!他们已经撤退到法贡峡口左侧了?!”
    有几个眼尖的祭司看见这一幕,登时大惊失色——峡口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容钢部能在一个小时内撤退到峡口的另一头,几乎等同于一群人原本约好在十字路口打群架,打着打着便看见有个人已经跑到十字路口的另一头,都快跑到拐角处那样。
    “你们为什么只是看着,容钢部!”
    当即便有酋长愤怒地想要骂娘,他们拼命呼叫容钢部的通讯设备,但奥雷怎么会接?
    他带领惴惴不安的部队,来到与漫崖长老约定好的安全地带,作壁上观。
    “酋长,我们真的就只是看着吗?”
    部队内有不少山民士兵都非常疑惑,他们原本做好了为了山民独立与未来而战至最后一滴血的觉悟,但结果却是其他人正在奋战流血,而他们却在旁观。
    “当然。”
    奥雷平静地道出真相:“因为我是卧底。其实我们是帝国一方的。”
    他甚至还颇为环视了一下自己诸多目瞪口呆地亲信,幽默地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太惊喜,太意外了——如果不是容钢部的部队一向都信服酋长,而在泰拉,第二能级酋长本身具备的战斗力超过了他们统率的部队本身,恐怕一场哗变不可避免。
    但因为升华者就是如此强大的缘故,也因为他们远离战场,奥雷很轻松地压下了自己部队内的混乱:“别太震惊……飞焰地那边只是利用我们,这点但凡聪明一点的人都能看出来,而帝国也因为种种原因,短时间内不能给予我们直接支持,再加上嘉木部就在我们身侧,这件事必须瞒着大家。”
    “小伙子们,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嘉木部已经吞下了震舟与铁尘部,如果不是我一直都在暗中与帝国联系,避免我们部落遭受损失,保持完整实力,我们也早就跟着那两个傻乎乎的部落一同除名了。”
    这的确是事实。
    嘉木部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有了第三能级的酋长,所以正在飞速扩张,铁尘部和震舟部不过是它吃下的部落中最有名的那两个,还有许多小型部落悄无声地就消失了,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碍于柯德与飞焰地的力量,独立山民联盟内部短时间内并没有太多反应,毕竟,一个第三能级,就的确应该有与其相应的‘势力范围’。
    这是所有人都默许也做好准备的事情。嘉木部胃口再大,最多也就吞下米德拉自治区,他们总不能去其他地区强行占地盘吧?
    可容钢部却走不了,他们未来的确堪忧,被自己的酋长点醒了这一点,被山民民族主义冲晕头脑的战士们才冷静下来,有些理解自己酋长的所作所为。
    但他们仍然沉默,不知所措。
    奥雷看见这个反应,也知道急不得,虽然他并不在意什么支持率,但假如不能让部民理解自己,那即便是要迎来新的时代,容钢部也无法跟上。
    而就在他打算趁热打铁,多说几句,强化印象时。
    突然地,天际彼端,一道显眼无比的流星光弧亮起。
    奥雷抬起头,他看赤银色光流亮起的方向,一开始表情还有些疑惑,但很快就露出恍然地表情,笑了起来。
    “看啊!”
    他抬起手,放松地指向天空:“柯德离去,钢翼龙不在,阿伏德的漫崖就在我们的阵前——事到如今,第一个抵达战场的第三能级,也并非是飞焰地的援军,而是山之王的子嗣!”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飞焰地和嘉木部的弃子,他们视我们为草芥,我们又何须要为他们负责?”
    被震撼的不仅仅是容钢部。
    整个叛乱山民部队,都因为陌生的龙影到来而恐慌。
    是,他们基本上没人见过山之王孩子的真容,但绝大部分酋长都知道,山之王有一位身体孱弱的子嗣,她虽然很少露面,但身上的气息却与山之王并无太多区别。
    而现在,被钢铁义体武装的真龙降临在战场,她并非钢翼龙亦或是柯德,敌人再多添一位第三能级。
    这件事本身,就足以摧垮所有人的士气。
    甚至,有些聪颖的人已经想到,钢翼龙和柯德酋长的消失,是否就是与这位山之王的子嗣有关……
    “难道说,柯德酋长和钢翼龙之所以迟迟不来,就是被山之王的孩子拦截,击溃了吗?!”
    有叛乱山民的指挥官发出惊呼。
    ——对。也没全对。
    如果尹恩能知道这些山民的胡思乱想,他肯定会大声赞同,甚至饶对方一命,就是为了让他能继续散布这种风声出去。
    是的呀,人全都是希欧杀的,和他尹恩有什么关系?最多就是在一旁辅助,用药剂和武器做了亿点小小的贡献而已呀!
    但现在,他乘着希欧,来到战场的上空,用源质振动空气,发出宛如雷鸣的宣告。
    【我是尹恩·银峰,霞辉领领主,龙神的使者——嘉木部酋长柯德·嘉木已死,其首级就在我手中!】
    【叛乱的山民诸部,如若不愿身遭雷亟之罚,便立刻投降,不要再做无意义的抵抗,自取灭亡!】
    伴随着这宣告,天空中的阴云也在同时爆发出阵阵雷鸣,一道道闪电雷光在天空顶端纵横,甚至噼落大地,响应着降雷之先知的言语。
    当然,实际上是雷光药剂。不过雨云中本来就有很多雷霆在积蓄,尹恩只是将其引导。
    聆听宣告,仰视着头顶的龙影,环视身侧的炮火和手中突然故障频发的火器,不少山民的士兵在短暂地茫然后,下意识地停止了发起攻击。
    而就在这瞬间,一道人影从空中垂直降下。
    没有任何防冲击姿态,没有任何额外防备,那人影就这样以最标准的站姿从超过千米的高空降下,砸落在战场中央,掀起漫天水雾和泥浆。
    霎时,无论是紧张还是茫然,是恐惧还是欣喜,战斗的双方全部都将目光聚焦在此处。
    而年轻的白之民从雨雾中走出。
    及腰的白色长发,浅青色的童孔,白底蓝纹的披风随风摇曳,在漫天雨水和泥浆中飘动,却不沾染半点污秽。
    宛如行走在人间的神祇。
    震惊于对方的容貌,力量与姿态,整个战场都仿佛寂静一瞬,但很快,所有有心人都看见了,这少年手中紧握之物。
    他的手中高举着柯德·嘉木双目微睁的头颅。
    “停战。亦或是死亡。”
    尹恩屹立在大地之上,他环视在场的所有人,即便被成百上千的火器与十几门炼金火炮对准,他也视若无睹,仿佛被瞄准的并非是自己,而是那些紧张的山民战士:“选择的权力,在你们自己手中。”
    “啊!”
    叛乱山民一方,嘉木部的部队中,一位向来崇拜柯德的战士突然发出一声狂叫,他抬起手中的枪械,对准尹恩扣下扳机。
    但尹恩对此毫不在意,他微微侧头,用眼角余光看了眼子弹发射过来的方向。
    然后,一道细微无比的冰刃凝聚,划开弹头,消失在漫天雨幕中。
    而发射子弹的战士忽然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以他的头颅为起点,绵密的冰层正在扩散。
    转瞬间,变成一座冰凋。
    尹恩没有太在意这种小事,他在战场中央行走,背对着帝国山民的方向,朝向叛乱山民的方向。
    所过之处,战场间堆积的雨水泥水雪水全部都自动凝固,在他的足下构成平整洁净的道路,一条位于南海之侧的冰道。
    “所有叛乱山民,放下手中武器。”
    “投降。”
    踩踏着冰铸的路面,让所有人都能看见自己手中的头颅,尹恩平静地作出第二次宣告:“亦或是死亡。”
    “是他……”
    “降雷的先知……龙血者……”
    “那个自称是龙神使者的狂徒……”
    叛乱山民部内的惊呼和议论不绝于耳,但面对就位于他们身前的白发少年,他们却不敢作出任何攻击和反抗的动作。
    只有少数人,藏匿在山民部队中的飞焰地战士和教官面色变幻不定,他们神色凝重地看向尹恩,手中紧握着武器,不知道自己应不该应该出手,袭击这位看上去就非常重要的帝国领主。
    尹恩早就发现了这些特殊的家伙,但他毫不在意,少年一步一步走向叛乱山民大阵的中心,嘉木部的部队就位于那里,大半的炼金火炮也都位于这个方向。
    只要压制住这个阵地,便可宣告胜利。
    “冲!不能让他就这样瓦解这些山民的斗志!”
    “为了独立!为了龙神的荣耀!”
    飞焰地的教官最终做出决定,他们发出决绝的呼声,向前冲锋,发射炮弹,意图唤醒叛乱山民的斗志——即便不能,也要在他们的心中留下种子,不能让尹恩凭借真龙之势和柯德的头颅直接压服这些叛乱山民的核心力量。
    但他们自己,连带所有的子弹炮弹,全都没能靠近尹恩身侧十米。
    尹恩只是向前行走,空气中左侧的雨水便凝结成护盾,而右侧的雨水膨胀为蒸汽,冰凝的护盾挡住了炼金火炮的攻击。
    虽然冰盾破碎纷飞,但却没有伤害到少年分毫。
    而右侧的超高热蒸汽笼罩了那些意图突进尹恩身侧的飞焰地战士,他们中实力最弱的那几个在瞬间就像是融化了那般,裸露在外的血肉就像是烈焰下的蜡烛,迅速地溶解,骨头和铠甲从蜡水中跌落,最后就连骨骼都开始软化,变成一滩烂泥。
    腐蚀药剂和高热蒸汽本就是绝配,尹恩并不觉得自己残忍,死在这种攻击下的人甚至察觉不到痛苦。
    而实力较强一些的,大多都是升华者,他们能抵抗腐蚀药剂的侵蚀,但迎接他们的便是尹恩目光。
    浅青色的眼眸在他们的视界中留下宛如闪电般的灼痕,明亮无比的灵能光辉在瞬间就穿透了他们所有人的心魂。
    然后,随之而来的,便是绝对无法挡住的冰之刃。
    他们的头颅被凭空而来的剑刃斩断,血液都来不及流出,然后身躯便凝固成冰凋,头颅滚入烂泥。
    所有山民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敢于反抗之人融化在自己的眼前,亦或是化作身首异处的冰凋。
    “不反抗就不会死,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尹恩轻声叹息,他最终来到了炼金火炮阵地。
    在这里,所有的山民炮兵面面相觑,紧接着退后。
    他们彻底放弃一切反抗。
    尹恩瓦解了山民最强的武装。
    而在他的身后,一条寒冰之路贯穿半个战场。
    道路的两侧,皆是血肉烂泥亦或是冰铸凋塑,所有敢于反抗尹恩的人全部都身死当场。
    轰。希欧降临在尹恩的身后,她压垮了叛乱山民部落的营帐,也仿佛压垮了所有叛乱山民敢于反抗的嵴骨。
    真龙抬起自己的爪,将少年托举在掌心,高举于半空。
    而白发的领主就这样,站立在真龙之掌上,居高临下地俯瞰所有人。
    “我乃龙神的继承者,降雷的先知,天命的山民之主。”
    尹恩环视着整个战场,轰鸣的雷霆为他和音:“向我俯首,我带给你们和平与安宁。”
    叛乱山民们茫然地注视着那位已经来到他们阵地中央的‘龙神使者’。
    他们不甘,他们恐惧,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
    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情况会突然一转而下。
    但这就是泰拉,这就是世界的法则。
    当没有任何升华者可以抵挡敌人的升华者时,即便再怎么不愿意承认,败北也是事实。
    所以……
    他们俯首。
    向尹恩俯首。
    然后。
    战争结束了。

第64章 向我俯首 (6600)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