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虚海深渊与职业者 (5300)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55章 虚海深渊与职业者 (5300)

      虚境依附于生命存在。
    没有生命,就没有灵魂,也没有思想与梦,亦没有信念与执着,更没有妄念与怨憎……无论好坏,无论善恶,终究要存在于世,才有接下来的一切。
    如若物质世界支离破碎,所有生命都灭亡,即便虚境能苟延残喘,也终将随风消逝,就像是人死后尸骸仍然能存在漫长时光,但终有一日,血肉会腐朽成泥,骨骼也将破碎成灰。
    但……
    这真的就是虚境的本质吗?
    如若说,常人认知中的虚境,是物质世界的倒影……那么,为什么会有虚境这样的倒影存在?
    而且,倒影就必然有载体。
    假如说,物质世界是照镜子的人,虚境是镜中的幻影……
    那么,映射出这影子的镜面本身,其本质又究竟是何物?
    “那就是无尽深邃的虚境之基,前纪元文明将其称呼为‘深渊’与‘虚海’。”
    亚德伯特在实验室的桌上取来一张纸,用黑色的钢笔为尹恩绘制示意图,他细细讲解道:“我们人类能感知到的虚境,本质上只是这片无边无际大海上泛起的一个泡沫,是这无限深邃的深渊中亮起的一点火光。”
    “但是这大海本身,却虚无无比,没有任何意义,故而被称之为虚海。”
    “怎么说……”他想了想,一时半会却想不到其他更加适宜的形容词,而尹恩这时却开口:“就像是宇宙中的星球那样——星球固然渺小,只是无垠深空中的一点灰尘颗粒,但空无一物的宇宙空间却是真正的虚空,除却承载这灰尘外,并存在外,再无半点意义。”
    “是的!”
    听见尹恩形容,亚德伯特高兴地在纸上写下‘虚空’和‘虚海’这两个词:“我就说前纪元文明的词汇肯定有其涵义——总的来说,虚境即便破碎,但还有虚海存在,只是虚海中一般不会有什么生命,除非能在无尽虚海的彼端找到另一个虚境。”
    “但,就像是泰拉上有些强大的魔兽和升华者,即便泰拉破碎,仍然可以进入虚空中翱翔那样,虚境中也有一些强大的存在,可以在虚海中遨游。”
    “血魔,就是这样的虚境生物。”
    “可惜的是,除却泰拉衍生出的虚境外,目前并没有任何其他大虚境存在……原本我以为,泰拉就是唯一的生命世界,虚境也是唯一的。”
    说到这里,亚德伯特有些可惜:“但现在看来,或许是囚星天狱挡住了我们前往虚空彼端,其他星辰的道路,也隔断了虚境与其他虚境之间的链接,将虚海也彻底封锁。”
    尹恩也叹了口气。
    被囚星天狱封锁的世界,就连虚境和亚空间都被锁住,虚境的确是虚海上的泡沫,但如今这泡沫就已是深邃大海上的全部。
    “总之。”
    亚德伯特没有尹恩这么感慨,他毕竟还是不太能完全体会囚星天狱的恐怖,故而将话题转移过来:“死河武装的原型‘虚海血魔’,就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恶魔……它是虚境中最恐怖的魔物之一,仅次于延疆深处的‘黄昏真魔’以及静谧海最底层的‘噤默真魔’。”
    “它诞生于‘卡琳之花事件’之后,源自于那时幸存者对卡琳之花的畏惧和憎恨,所以具备一部分卡琳之花的特性……它能悄无声地腐蚀人的灵魂,并将其吞没,化作自己的一个化身,而这个化身还会不断扩散污染,将一整个小城的人都魔化,变成自己的傀儡。”
    “杀死血魔物质世界的化身毫无意义,它会凭借被吞噬者的灵魂一次又一次地重生,只有前往虚境最深处的亚空间迷宫‘血海之梦’中才能斩灭它。”
    “那时,整个延疆都还在舔舐天启级危机后的伤口,诞生于偏远城市的血魔一时间无人阻挡,令它得以壮大。”
    “是几位拥有古老传承的邪魔猎人饮下大魔之血,他们化身为血魔的一部分,最终在梦境之中联手将其斩杀,并一一自尽。”
    “斩杀大魔的猎人剑刃与盾牌,仍在延疆先祖之地中供奉封印,上面流淌着永不干涸的诅咒之血,可以轻易消融一位升华者的意志。”
    “但血魔是不灭的。只要人类的记忆不灭,没有彻底将卡琳之花和血魔相关的事件遗忘,它就不会消亡。所有‘恶魔’都是不死的。它们会随着恐惧,敬畏与憎恨而重生,不断壮大……飞焰地正是想要利用这种不死不灭的特性,以及可以侵蚀他人灵魂的力量,制造出代表着不死之血的‘血河武装’。”
    “但最后还是没成功。”尹恩总结道,他摸了摸自己的腰带:“阿瓦克子爵只是重生了几次,记忆和灵魂就被它者的灵魂污浊,变得暴躁易怒,性格都被改变……几乎可以说是换成另一个人。”
    “倘若我再多杀他几次,那家伙,将彻底堕落成邪魔。”
    “是啊。”
    亚德伯特深深叹息:“但也不能说失败——死河武装虽然没办法制造出不死不灭的人,但也可以制造出一个全新的血魔……所以我想着要尽早将其销毁。”
    “但假如是你在看守。”亡君紧紧盯着微微皱眉的白之民,他仿佛是在说服自己:“那或许……还能接受。”
    “……我只是在想。”
    尹恩并没有直接回应亚德伯特期待的‘信任’。
    他只是解开自己腰间的腰带,令长袍宽松起来,少年凝视着这漆黑的死河武装,喃喃自语,道出另一个问题:“既然畏惧,憎恨与绝望,可以在虚境中催化出‘恶魔’。”
    “那么信任,希望与喜悦,是否能催化出’天使‘呢?”
    “亡君……是人造的神祇。”
    “那么,人是否也能缔造出真实的‘天使’?”
    “这个……”面对尹恩的问题,亚德伯特愣了一瞬,他并非没有思考过这方面,所以发出苦笑:“尹恩,就算是我也知道,相较于快乐,喜悦和希望这种脆弱短暂的情绪……还是苦闷,茫然与悲痛更加长久呀。”
    纵然是天真的研究员,在成为亡君后,也会知晓这些令人无奈的真理。
    ——人类始终是无法满足的生物,众人的欲望蔓延,压制不住的情绪交织累积,便会在虚境编制出诸多魔物的雏形。
    虚境机神巡视虚境,横扫众多大城市中孕育的‘雏形’,但是在那些偏远之地,虚境机神不会巡逻的地区……魔物便会悄然孕育。
    因人的欲望本身而生。
    “这就是我们人类,或者绝大多数生物的本性。”亡君总结到:“只有不满足才会去渴求,因为会疼痛才会警戒,假如一直都生活在幸福快乐的地方,就算是我……也不会想着去学院进修,憋着一口让所有人对我刮目相看的气,日夜不休地勤学。”
    “生物的本性的确如此。但却并非不能更改。”
    微微点头,尹恩想起怀光教会。怀光教会的圣职者永远都心怀希望,坚持光明,绝不撒谎,也绝不辜负他人的信任。
    还有灵械教会,他们的圣职者甚至可以改造自我的大脑和思维,更替身体,血肉的本能毫无意义,他们可以一整天都开心,也一整天都郁闷,只看他们自己的想法。
    他们都在逐渐尝试摒弃人类并不完美的本性,某种意义上,根绝恶魔诞生的土壤。
    至于朔冥教团和万灵殿……虽然尹恩不太熟悉,但想必都有类似的技术。
    他们的圣职者,必然是特殊的。
    “看来四大正教,的确一直都在对抗另一种可能会毁灭人类文明的灾难。虚境机神也是那道防线最重要的组成之一。”
    回过神来,尹恩心中如有所悟:“恶魔这种东西,如果泛滥,恐怕又是一个天启级的灾祸——只是这灾祸并不源于异星文明和火种,而是源自于泰拉文明本身。”
    “难怪,即便是升华者构成了世界权力的主体,他们也不会完全放弃民众,而是尽可能地缔造秩序……也难怪,为什么泰拉上的所有贵族都要打击邪教,抵制血祭和折磨。”
    “倘若这个世界沦为地狱深渊,那么无数恶魔也将显化于人间,升华者亦不可幸免。”
    尹恩随手拿起桌上的卷尺作为腰带系上,他将死河武装放在实验桌前:“但即便如此,将恶魔的力量化作武装……这也是一个思路。”
    “灵态以太武装,或许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于我而言,这种能缩小成身体服饰一部分的以太武装,正是我所需求的。”
    “所以说。”亚德伯特也靠近实验桌:“你想要重新再造一个并不那么邪恶的死河武装?”
    “应该说换一个功能。这个技术本身不应该用邪恶善良来划分。”
    尹恩目光幽邃,凝视着眼前的死河武装:“灵态武装,必然是未来以太武装的发展趋势,实体构筑的武装太过昂贵,而且不容易修改重整,不像是灵态武装可以轻松对灵态进行再利用和构筑。”
    “飞焰地把握住了时代的先机,我们正好可以摸着他们过河。”
    “不过那不是现在的任务,暂且放置吧,我们还得多了解虚境一点。”
    微微摇头,尹恩将话题转回:“亚德伯特,我交给你的那个生物技术,还有一个配套的灵能网络……我觉得,作为人类日常交流的技术,它可能还有点缺陷,但倘若赋予亡魂,或许可以让我们这些亡君更好地聆听亡魂的声音。”
    “我希望你能多研究一下这个技术,这对我们还有那些亡魂来说都是好事。”
    “居然如此?嗯!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尹恩注意到亚德伯特的精神一瞬间就雀跃起来,尹恩描绘的可能非常吸引他……但实际上,尹恩不过是在画饼。
    灵能网络当然能对亡魂起效,但更大的效果,还是作为领地管理系统的根基……等到灵态智能AI出现后,如何让AI联通每一个拥有人造灵魂的个体,只有灵能网络这一技术了。
    但是,不同的说法,能激发不同的效率,对于亚德伯特来说,只有那些他自认为愧对的亡魂,才能让他拿出百分之两百的干劲。
    诱导年轻纯洁的亡君研究员为自己的目的努力服务,感觉……还别有乐趣。
    下次尹恩继续!
    什么?良心痛?
    别搞笑了,当领主和实验室主管的哪有这种东西,压榨领民和研究员是基本操作好么。
    更何况,这不过是个开始……对于亚德伯特,少年有更高的期待。
    “他会发现的……发现那份资料真正的价值所在。”
    为亚德伯特交代好任务后,尹恩便开始米德拉领破坏行动的准备。
    实验室内。
    亚德伯特拿起尹恩留给他的厚厚一沓的文件,开始认真浏览其中的内容。
    一开始,他还在思索这究竟是由哪些魔兽拼接而成的合成兽。
    但很快,他就发现,除却拼接外,这名为‘猎血者’的怪异生物身上,还有许多全新的技术。
    高速生长催化腺——可以分泌大量促进肉体成长的荷尔蒙的腺体,加速猎血者的成长和发育,过量分泌大量荷尔蒙会导致生物寿命受损,身体器官病变衰竭。
    高分子强化骨骼——源自于晶化生命的骨骼结构,让骨骼更加柔韧具备可适应性,是生物变形改变结构的前置条件。
    人造高韧性肌肉——源自于金属基生命,经过设计强化,比泰拉人现有的肌肉更加强劲,具备抗机械损伤能力的肌肉,无论是密度还是韧性,还有持久运动的能力都远超如今现有所有非魔兽生物,但金属基生命需要高体温才能维持正常运作,能量消耗和再生速度也是一大问题。
    全内脏再生系统——取自海星蜥蜴等再生能力极强的生命的再生长基因,让全部内脏都具备再生能力,即便是心脏也有备用血液循环器官作为替代,只要不破坏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器官就能继续战斗……代价是器官容易畸变,原本应该再生肝脏的地方有可能会长出肾脏。
    除此之外,还有改造味觉,嗅觉和视觉的感官改造,针对鳞片结构的防御性改造,针对胃部结构的尾部利刃改造……基本上可以说,猎血者虽然看上去只是简单的两个魔兽的缝合,实际上囊括了大量的生物技术。
    而这些生物技术……
    “需要的升华材料非常非常少!”
    “而且,它需要的材料也非常便宜,和正常的魔兽材料价格根本是天壤之别,还可以添加一部分源质适应性!”
    亚德伯特看见这些资料时,大脑突然一滞。
    是,这些改造手段哪怕全部都加上,也无法让人比拟升华者,甚至泰拉人身上自己就有类似的技术。
    譬如说‘高韧性肌肉’,泰拉人自己原本的肌肉结构就非常完美,强行增加出力和韧性,反而会导致体内循环失衡,需要重新做一次平衡。
    多上这些强化器官,也无非就是锦上添花。
    这也是为什么在泰拉,生物炼金术倾向于针对‘源质’作文章,因为的确好出成果,效果也更好。
    能制造出一个新的升华器官,就是一个新的血脉真形的开端。
    再加上泰拉人太过完美,很难于基础方面更进一步。
    所以,针对基因和普通器官的强化研究,反而是一个空白区。
    亚德伯特原本也是这么认为——强化原本就已经很强的泰拉人,并不能越过普通人和升华者间的那条沟壑,而且效果很不明显。
    但是,这些利用了一部分源质材料的强化手段,再加上尹恩之前和他提到过的‘奥法道途’……
    全民都有灵魂,都具备操作一部分源质力量的‘新人类’……完全可以凭借这种全新改造身躯对‘源质’的适应性,通过修行,再对自己的身躯进行一次强化!
    那样,只要将这些生物技术全部都成熟化,摒弃掉副作用……拥有这样全新身躯的泰拉人,和升华者也不会相差太大!
    虽然只有第一能级中也算是比较弱的力量,和破浪者真形在伯仲之间,但至少,也抵达了‘升华者’的底线!
    而且,因为没有任何魔兽血脉的前置,他们完全可以在修行至一定地步后,自己选择未来的前进方向,不被血脉真形所局限。
    更不用说,在修行血脉真形前就已经拥有第一能级的身体强度,足以压制住绝大部分副作用和畸变可能,让升华之路变得更加安稳可靠。
    可以随着自己喜好而选择未来……这样的个体,或许可以被称之为‘职业者’!
    “尹恩究竟从哪里拿来的这些技术……这不仅仅可以用来改造野兽作为战争工具,也可以用来改造人类。”
    亚德伯特喃喃自语:“而且,这个‘猎血者’的生物结构,的确还可以再优化一下。”
    而这正是尹恩的目的。
    白嫖,当然是相互的。
    尹恩打算从虫群尹恩那里白嫖未来可能会有的‘新人造灵魂技术’,那么虫群尹恩也肯定希望自己的猎血者会得到些许改进。
    这样,才是互相指引的关系,而并非一方单纯的索取,一方单纯的付出。
    双赢才是最健康的合作。
    尹恩(和平行世界)赢两次!
    “不愧是你啊,亚德伯特,我不过是为你点出一个起点,你就能自己想到一条路。除却赛博改造外,介于魔药和基因改造间的全新强化,也是一种路。”
    实验室外,双目闪动着青色光辉的尹恩微微一笑,青色的星辰冠冕隐约浮现:“为原本就有潜力的他人,带来全新的道路可能性,可以走向更好的未来……这大概,就是我心中愿望的本质。”
    他转过头,离开实验室。
    在突袭米德拉自治区前,还有不少准备工作和情报工作要做。
    夜色之中,指引之星,正在微微闪烁。
    它正在发光。

第55章 虚海深渊与职业者 (5300)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