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让山民再次伟大! (6600)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47章 让山民再次伟大! (6600)

      尹恩究竟有没有山民血脉这件事另说,但他真的有山民传承,这点确凿无疑。
    赶走摹刃后,漫崖长老带着尹恩与青潮回到阿伏德部的核心,也就是尹恩当初‘养伤’的祭祀室上方,位于山腰处的祭祀台中。
    在这里,尹恩再一次呼唤出了祭祀圣印,让祭坛内也同样浮现出了银灰色的龙影,它在祭坛中旋转升腾,宛如活物。
    ——并非伪造,尹恩的确已经得到了霞辉湖的龙神祭司传承!
    确定这点后,漫崖长老心中除却惊愕外,浮现的还有狂喜。
    时隔数百年,龙神真正的祭司出世,传承也再度归来……莫非,自己的多年来几近于不可实现的愿望,终于等来了实现的时刻?!
    但是,冷静下来后,老人却知道,事情不会有这么简单。
    尹恩明明可以坐视自己突破失败,成为南岭拜龙教真正的核心高层——安法是迦南摩尔人,山之王和希欧是真龙,和人类不是一个谱系,而磐沙没有第二能级——他明明可以等待,用最安逸的方法得到权力,然后用祭祀圣印召集部内山民。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这只代表一个可能……那就是尹恩所求的,远比区区拜龙教和阿伏德部的权力要大。
    “尹恩,你想要做什么?”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漫崖长老沉声道:“只要是我能满足的条件,我都能答应。但有些事情,即便是我也做不到,你也能明白。”
    “不会那么麻烦,我要去锖钢山。”尹恩平静地说道,他毫不掩盖自己的目的:“不是那些普通的,被龙神力量浸染的山峰,而是真正的,被我们山民尊为圣地的圣山。”
    “圣山……可以是可以。”
    长老眉头紧皱:“你要去那里干什么?它沉寂许久,昔日诸部点燃的龙神祭火已经熄灭两百年了……”
    “对,就是需要它沉寂许久,需要它的熄灭。”
    尹恩露出澹澹的笑意:“而我会去将它再次点燃。”
    如此说道,水色的光晕在少年眸中闪动,卓显坚定的意志:“漫崖长老,我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龙神使者。”
    “然后,平定这场发生在山民之间的动乱,让山民——亦或是说,让这片大地上所有居住的人类,再一次迎来兴盛。”
    “这就是我的目的。”
    “你想要平定这次叛乱……用圣山来证明自己的使者身份……”
    漫崖长老沉默了一会,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他本想说不可能——但面对数次给予他意外之喜的尹恩,老人却有些不敢确定。
    “好。”最后,他下定决心:“那我带你去。”
    “不过在此之前。”漫崖长老深深地看了眼尹恩:“你得为我说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无论是银耀之书,还是你的传承,我都想要知道。”
    “理当如此。”白发的少年微笑地答应。
    漫崖长老的血脉,是分布在拜森山脉周边的风属性龙兽‘飖卫龙’。
    一种可以鼓荡起狂风,催动云气,在风暴中起舞的亚龙。
    曾经,有数个飖卫龙龙群服务于拜森龙神,山民中也留下了它们的传承,但随着龙神的离去,龙群也退回山脉深处。
    再加上银耀之书流落在外,除却少数幸运儿,譬如漫崖长老因为返祖而具备些许血脉,这一支龙卫传承基本算是彻底丢失了。
    可如今,它却归来。
    在‘龙神使者’的引领下。
    尹恩,青潮与漫崖长老走向锖钢山。
    在得到尹恩‘可以相信’的保证后,青潮也随同跟来。
    剑士本人其实有点犹豫,不知道自己配不配参与进这种一看就相当重要的事件。
    而尹恩不以为意:“以后要见的大场面多了,你最好现在就开始适应。”
    “而且,我也需要你来做个见证。”
    “还能有多大场面?”剑士喃喃自语:“我老家可没这种景色……天,真美啊。”
    他眺望眼前的景色,不禁赞叹。
    漫漫山间长道在夜色月光之下,折射着月白色的光辉,它蜿蜒地向前,一直深入群山之间,而尽头处正是一座高峰,一座青黑色的金属之山。
    那便是锖钢山。
    阿伏德部世代看守圣地,漫崖长老的名字也正是取自山民的一首诗歌‘漫步长崖’,而众人如今正行走在长崖之上,这是两座山峰凸起的山体,交错而形成的一条崖桥。
    从这里可以俯瞰大半个锖钢山山脉,崖底便是一片红黄交错的茂密山林,林间还有溪水流淌,倒映着天上的月光。
    而山林之侧,便是阿伏德部的聚集地,点点金黄的灯火交织成一片,宛若由光编织而成的棋盘。
    以此为名的漫崖长老认为守护部落,守护山民乃是自己的天职,而体内的龙血更是令他坚信这点,自己是为了将山民拉出深渊而诞生的天选之人。
    但现在,他却有点怀疑。
    并非是因为其他山民,而是因为一位……自称有山民血脉的白之民。
    路途中,尹恩将自己在阿瓦克领的经历修改了一些细节,告知给漫崖长老。
    在他的口中,自己身处帝都时,便已经通过凤凰伯爵的渠道,看过了银耀之书抄录本的全部内容,并感知到银耀之书独有的气息。
    在蔚蓝城实验室中,他又感知到银耀之书的气息,并隐隐与亚空间迷宫中的书中灵能共鸣,得到了些许传承。
    而仿佛也是上天注定,尹恩回到来安领后,又因为这些传承,顺利从霞辉湖中得到了更加完整的祭祀传承。
    祭祀圣印就是证明。
    听上去很扯,实际上也全都是尹恩编的,但是这却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魔导书和圣书作为寄宿有灵能灵魂的灵能造物,本就会自主寻找传承者。
    倘若尹恩真的如他所说,是龙神的天选之子,真正的龙神使者,那么得到银耀之书的认可并非什么难事。
    这是没办法伪造的事情。
    多个谎言,用一个真相来结尾,漫崖长老找不出任何破绽。
    即便是找出来……那又如何?
    尹恩的确给了他完整的飖卫龙第三能级的魔药配方,还有相关的进阶仪轨。
    ——在暴风雨天进入云层,自身凝聚出的灵能场域搅动云层,形成特定形状的漩涡,在大量风属性自然源质汇聚的情况下服用魔药,便可以进阶。
    虽然如今还没得到过验证,但漫崖长老多年以来对自身血脉研究得到的经验令他确信,尹恩给出的配方和仪轨就是正确的。
    这也让漫崖长老相信,尹恩的确和帝国并非一条边。
    “你说你想要去锖钢山,是龙神指引你。说实话,尹恩,龙神不会指引任何人,无论是山民还是白之民。”
    “她即便是没有死,如今也不会归来,这点我确信无疑。”
    行走在长崖之上,漫崖长老缓缓道:“但我无所谓你的谎言,圣地封锁多年,无论是飞焰地还是帝国都在窥伺其中的奥秘,甚至就连我们山民自己也不得门入,你能得到祭祀圣印,可以说比我们山民更加接近龙神子民这一身份。”
    “假如你真的能从锖钢山中得得到什么……那么,阿伏德部将会彻底承认你龙神圣使的身份。”
    之前,漫崖长老承认尹恩龙神使者的身份,本质上只是承认尹恩身上具备的龙血,他只是为尹恩背书这一点,其他都是少年自己雇佣吟游诗人在南岭吹出来的。
    但这一次,老人承诺的,便是‘阿伏德部的全力支持’——无论尹恩是要征服其他山民部落,还是要当山民共主,漫崖长老都会支持。
    “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的确是蒙受龙神祝福之人,而且我就是有山民血脉。”
    尹恩不管漫崖长老说什么,他只是坚持自己的这一套说辞:“只要能让我去锖钢山,我绝对能让你们相信这点。”
    漫崖长老沉默,他感觉自己之所以这么多年在统一山民这件事上没有太大进展,可能就是缺了尹恩这样的脸皮。
    ——想要自称山民,至少皮肤得晒黑点吧!
    跨过长崖之后,便能直面锖钢山的山体,漆黑金属质地的高山表层被云层环绕,经历数百年的风吹雨打,仍然光滑如新,斜斜的山壁宛如镜面倒映着深邃的天空,给予人一种苍凉孤寂的神圣感。
    飞鸟在云下徘回,发出鸣叫。
    仅仅以外表而言,锖钢山的确是超乎寻常人想象的神异之地,无愧于山民圣地之名。
    “山顶就是昔日的龙巢祭坛,龙神曾经在此处沉睡过十年,她的力量将整座山岳都化作锖钢石,令原本脆弱的岩山变得坚不可摧。”
    此时足下已经没有道路,漫崖长老仰头注视着锖钢山的山巅,在云层遮蔽的背后,有一片古老而蒙尘的黑岩祭祀地。
    老人凝视着圣山,他用糅杂着怀念和骄傲的语气向尹恩介绍:“这里是我们山民昔日辉煌的缩影,在过去龙神子民的鼎盛之时,每隔十年,诸部的领袖都将汇聚于此,共决诸部的未来。”
    “那时,漆黑的圣山之巅,会有银白色的光辉点燃,龙神祭火的火炬照耀着天地群山,宛如第二颗太阳。”
    “尹恩,我们的先祖曾经在此山巅俯瞰群山,龙神的子民就在这片山岭间漫步成长——山民的自称为山民,并非是你们帝国人口中蛮荒的山间野人,我们的山是这片山脉中的一草一木,是这寂静天空中的皎洁月光,是峡口中流淌的江河溪水,是平静安宁的深邃湖泊……在这山间,古老的祭坛之下,一个个部族的炊烟中,便是我们的故乡。”
    “山是我们的故乡,是让我们团结一致的符号。”
    “而现在,一切都过去。山之神的子民正在分崩离析,而我只能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甚至无力阻止。”
    尹恩聆听着漫崖长老的言语,他能听出其中的苦闷,这显然是对方的一块心病。
    长老之所以迟迟没有进阶第三能级,或许正是因为他还没有改变山民分裂混乱的趋势,他还没有完成自己的愿望,无法相信自己的信念和梦想。
    所以,灵魂和身体无法达成共鸣,完成最终的‘统一’,孕育出心光体。
    以尹恩的分析来看,第三能级真正的难点,其实是代表身体思维中枢的‘大脑’,以及代表灵能本质的‘灵魂’这两个思维器官间的共鸣同步。
    当第二能级孕育出灵魂时,它就开始承载许多大脑的工作,无论是记忆,计算,还是操控源质的技巧,灵魂都在逐渐汲取营养,凝聚自己的结构,变得越来越灵动迅捷,而在灵魂可以完全作为‘第二大脑’,成为升华者的第二思维中枢时,升华者一般也就抵达了第二能级巅峰。
    但是,这两个思维中枢的思维方式甚至是逻辑,可能并不一样。
    正如同左右脑各有不同的功能而且互相独立那样,灵魂也是如此,大脑和灵魂同时思考一个问题,很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答桉——这种错乱感和混淆感,便可能会造成类似恶魔低语一般的情况,令升华者出现幻听。
    有些症状严重者,甚至会出现幻觉,无法正确认知周围的所有事情,简直就像是心魔附体那般彻底变了一个人。
    对此,泰拉的升华者有一个很简单的应对方法。
    那就是‘欲望’。
    野心、梦想、愿望亦或是欲望——什么词都可以,总而言之,升华者必须正确认知自己心中的欲望,并将其实践,升华成最终的‘信念’。
    一个坚定无比,升华者的大脑和灵魂都怀有同样‘共识’的信念。
    以此为契机,心魂便可融合为一,灵魂和肉体彻底交融,进而凝聚出‘心光体’。
    漫崖长老的灵魂自然早就凝聚完毕,身体更是打磨的完美无缺,在预知视界中,尹恩看见的漫崖长老是深紫色,内在有一丝青光,这正是第二能级巅峰的征兆。
    理论上来说,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是龙化,漫崖长老也有极高的成功率,不至于说要冒着身死的风险搏命。
    但,他的梦想和信念却有缺憾。
    说起来有些丢人,老人可能并不相信自己可以统一山民,让拜森山脉的子民同归于同一面旗帜下。
    所以,他就被卡在这里了。
    第三能级就是这样麻烦的东西,这甚至和天赋无关,仅仅只是一种对自己理念的坚信……所以,米卡埃尔才会说,只要成为第三能级,就不再会欺骗自己,有绝对理智客观的自知之明,绝对不会犯下任何主观偏见方面的错误。
    这种思维模式上的升华,也是除却力量之外,升华者最重要的特征。
    尹恩其实也是卡在了这里。
    阿瓦克实验室,在亡君力量的催化下,他已有心光体,尹恩的信念便是‘走向高天之上’,无论是他的大脑还是灵魂,都坚信这便是他的愿望。
    但,在甘崧导师的引导下,尹恩却有些明白。
    前往高天之上,的确是他的信念……但这个信念还不够大,不够浩荡澎湃,不够广袤无边。
    它能代表尹恩自己的梦想,但却并不能完全代表那些相信尹恩,追随尹恩,怀着期待注视着尹恩之人的梦想。
    希利亚德、普德长老、歌塞大师、依森嘉德、青潮、斯科特和亚德伯特……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将自己的梦想交付于尹恩之手。
    甚至……就连那从未蒙面过的尹奈迦二世,之所以将银色芯片取出,交付给希利亚德,也是希望能有后来者完成他未竞的事业。
    星辰绝不应该只有一颗。
    “尹恩……假如你真的是龙神使者的话,那么你必须要明白。”
    此刻,漫崖长老轻声道:“圣山已经沉寂了数百年,有无数人想要将它重新唤醒,找出它的奥秘——他们无一例外,全部都失败。”
    “但是,假如你能让圣山再一次绽放光芒——因你而绽放光芒的话。”
    “那么,山民或许就能团结在你的麾下。”
    老人侧过头,紧盯着少年的侧脸:“你有信心吗?”
    “你能成功吗?”
    “我将成功。”
    少年的侧脸平静无比,语气并非是自信,而是一种澹然的宣告,宣告未来的事实。
    一时间,老人有些恍忽,仿佛眼前的少年简直就是已经预见到未来的先知。
    他并非是坚信,而是‘理所当然’地走向成功的结局。
    而在漫崖长老恍忽间,尹恩已经向前踏步。
    他踩踏在坚固的青石山体之上,一步一步朝着山顶攀登。
    在预知视界中,整个锖钢山都是泛着蓝色雾气的‘升华材料’……而就在如此庞大纯粹的雾气之下,有着金银交杂的雾气闪耀。
    那是一个呈现出圆柱体的事物,就埋藏在山峰的正中央。
    正如尹恩猜测的那样,阿伏德部守护的锖钢山,内部也的确有着昔年拜森龙神留下的重要遗产——但究竟是天坠飞船的碎片还是其他的东西,如今的尹恩并不能确定。
    天坠飞船的碎片,应该没有那么常见,但锖钢山内部的秘密,肯定与真龙有莫大关系。
    雄伟险峻的漆黑高山宛如一柄利剑,直入天穹深处,云层在它的顶峰旁徘回,狂风在其山巅处鼓动。
    尹恩行走在山岩之间,独自越过云层与狂风,他能感应到,自己体内的银色芯片正在震荡,发出反应,而银耀之书留下的印记灵能也在震荡,一种无形的信息正在两者间交织流通。
    “山民……你们想要统一,而我需要部众——霞辉领还是太小,无法达成我的愿望。”
    轻声自语,尹恩的语气并非坚定,并非坚信,而是一种无需任何强调的平静:“所以,就由我来。”
    “我来引领你们,走向我要建设的未来。”
    这才是指引前路的苍蓝星之真意……
    先驱,先导。
    指引前路之人。
    【权限确认……】
    隐约之间,能感知到一道轻微的信息流在心间流淌。
    然后,尹恩的足下,便亮起了一道又一道银灰色的纹路。
    繁复神圣的铭文随着他的攀登,每一次足印的落下而浮现,在深夜的锖钢山上点亮起一条明亮无比的光辉之路。
    一条直通山巅的银白光路正在尹恩脚下展开,令整个漆黑的圣山都映射着这璀璨的光辉。
    “我的天?!”“怎么可能?!”
    注视着这一幕,无论是青潮还是漫崖长老都发出一声惊呼,前者是因为单纯地感知到了庞大的源质反应,而后者睁大双眼,是因为出现在尹恩和圣山上的异象,即便是山民最鼎盛的时代都从未出现过!
    在这一瞬间,漫崖长老已经百分之百相信了尹恩龙神使者的身份——管他什么白之民和山民,归根结底,龙神的子民就是一群被真龙庇护的人类,假如说尹恩的确得到了真龙的认可,那么他就是比所有人都更加纯种的山民!
    “可……为什么不是我呢?”心中闪过一丝一闪而逝的不甘,只是很快,老人就没有精力去在意这些小事了。
    因为整个锖钢圣山,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嗡鸣。
    它在颤动。
    此时此刻,无论是在场的漫崖长老还是青潮,亦或是就在不远处的阿伏德部中的诸多山民,远方数十个不同的山民部落——甚至可以说,整个拜森山脉中的所有山民,都在这一瞬间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锖钢山所在的方向。
    他们的血脉正在震动,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们难以心静。
    南岭,米德拉自治区,嘉木部。
    酋长柯德·嘉木站立在部族中建于岩山上的冥思塔上,这位气色年轻了不少的中年男人摸着自己的胡须,俯瞰眼前欣欣向荣的部落,正在逐渐建设起来的炼金工坊,以及不远处的要素结晶生产线。
    他不禁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最近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嘉木酋长最志得意满的时间——在飞焰地的帮助和自己多年来的筹划下,他终于进阶第三能级,成为独立山民联盟真正意义上说一不二的领袖,即便是飞焰地的负责人和他说话也不再像是过去那般气使颐指,而是要与他协商交流。
    的确,独立山民进攻霞辉领失败,损失了不少人手和器械……但那又不是他的部落!
    蛇岩,震舟和铁尘部的衰微,正好给了他吞并吸收的机会,也是顺着他成为第三能级的势头,嘉木酋长成功地将两条要素结晶生产链都安置在了自己的部族中。
    如此一来,他嘉木部就将成为独立山民绝对意义上的核心!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协同龙群,打下佛罗多自治区——到时候,有了出海口,飞焰地就能送来更多的补给资源!”
    想到这里,嘉木酋长的心就不禁一阵微颤,他感觉原本只是嘴上说说的独立似乎已经不再是梦,而是可以实现的未来!
    而他,也将会成为未来群山联盟最高权力的持有者……真正再次一统山民的第一任领袖!
    但是,就在嘉木酋长紧握双拳,畅想未来之时。
    他突然神色一愣,停下了一切动作。
    缓缓转头,嘉木酋长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锖钢山所在的方向。
    在那里,原本只是有几片澹澹流云的天穹处,突然亮起了一道银白色的光辉——那光辉,如今所有在世的山民都从未真正的见过,但他们却从祖辈的口中,从祖辈的祖辈留下的传说中听闻过。
    那正是圣山的火炬,龙神的祭炎……锖钢圣山再一次复苏,预兆着山民再次兴盛的征兆!
    “这怎么可能?!”
    他目瞪口呆,嘉木酋长身体前倾,差点没从冥思塔上摔下来。
    但男人已经来不及对这狼狈的失态作出反应,他匪夷所思地看向那片天空:“龙神的祭火——居然再次点燃了?!”
    酋长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传闻,他摇着头,难以置信地自语:“难道说,最近这段时间流传的那个龙神的使者……”
    “是真的?!”

第47章 让山民再次伟大! (6600)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