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让希望发生 (1/3)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三百八十六章 让希望发生 (1/3)

      当伊恩前往三楼,检查琳达房间与炼金实验室中的线索时。
    映光修女正在为摩达管事做笔录。
    听上去很奇葩——区区怀光教会的第一能级执行者,一位还不算是怀光内部正式圣职者的修女,又怎有执法权,为一个重大案件的证人甚至是污点证人做笔录了?
    但这其实也是因为帝国自有国情在此。
    虽然说,帝国有其自己的执法机构,单单是皇帝监管贵族官员,获取他国情报的机构就有‘巡监骑士’‘贵族法庭’与‘镜海卫’三个完全不同,互相独立的情报与暴力部门。
    而负责管理升华者的‘真理院’与‘灵知院’更是帝国诸多派系中的两大山头,互相角力不休。
    但真正负责处理平民相关问题的,却比较少。
    ‘刑律’‘法理’‘督察’三部,一般合称‘督法院’亦或是‘法院’,而执行者被称之为‘督查使’,算是帝国官方名义上会处理平民申诉,以及各类平民刑事民事案件的机构。
    平时那种强盗抢劫,绑架勒索,普通人杀人逃窜,都是本地城市的督法院派人去追捕调查,将犯人缉拿归案的。
    但是怎么说呢……
    别说他们管不过来,哪怕真的管得过来,本地贵族会让他们管吗?
    一个例子,哈里森港。
    早十四年前,本地督法院的大法官就是被铁甲鲨撞死的,而第二任没等上任便直接失踪,估计是被土著吃了。
    由此可知督法院在帝国内部之地位。
    而且说实话,即便是真的能管,在泰拉,会扯上什么重大事件的,那肯定和升华者和灵能者有关啊!
    但一件事,如若和升华者亦或是灵能者扯上关系,一不小心就能顺着一条线,找到某方强者亦或是本地贵族。
    即便对方是普普通通的流浪冒险者与佣兵,但能不当贵族黑手套还活的好好地能整出大乱子的的冒险者与佣兵,那手上功夫肯定也相当了得。
    有事轮不到他们管,让他们管也不管。
    假如真的查出来什么东西该怎么办?
    查出来,指不定本地督法院的长官还得跑过去赔礼道歉呢。
    可怀光教会就不一样了。
    一般情况,怀光教会不会去管这种事,他们虽然从来不管当地法律,自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去面对世界,但绝大部分都是持中立,旁观一切的态度,更不会干涉他国内部刑罚体系。
    但假如,怀光教会真的开始出手,并且真的查出来什么东西……
    那该过去下跪道歉的,就是那些贵族和本地豪强了。
    现在就是这个阶段。
    发生在玛瑙石平原的失踪案已经惊动了怀光教会,而本地督察院没有去处理这件事。
    那么依照惯例,即便是后续来自瑙曼城的其他执法者抵达,也必须等怀光教会处理完相关问题后,才能接受他们处理过的二次现场与证人。
    而且,到这个时候,能供本地执法者操作的空间就很少,一般只能依照怀光教会给出的线索结案。
    除非他们想要推翻怀光教会得出的结果。
    假如他们敢的话。
    映光修女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想要保护摩达管事。
    莱安男爵已经明显持有‘无端大量杀人藏匿尸体’‘非法人体试验’‘非法使用灵能干涉他人意志’等大量恶性罪名,倘若继续追查,指不定还能挂上几个‘勾连邪教’‘非法血祭’以及各式各样与他财产相关的罪名。
    而作为他的身边人,摩达管事的下场最好是被牵连砍头,最差是全家失踪。
    但他并没有罪。
    至少按照怀光教会的理解来看,摩达管事只是尽心尽力地完成自己的所有职责,而这职责不涉及任何其他人的性命——他只是替一个罪犯管理城堡,因为灵能造成的记忆修改,照顾他心中的老爷和少爷而已。
    “大概就是这样。”
    询问完几乎所有细节后,映光修女收回了纸笔。
    她对颓废疲惫的老管事点头道:“笔录已经结束,放心好了,本地的督查使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谢谢……”
    强打精神抬起头,摩达管事也知道这次事情肯定闹大了,莱安男爵被剥夺爵位几乎可以说是铁板钉钉。
    他没了工作算是小事,但是莱安领该何去何从?
    最重要的……
    “老爷和少爷们会怎么样?”
    老管事低声询问,询问一个他早就知道答案的问题。
    只是恳求一个微渺的希望。
    而映光修女思索了一会,还是残酷地道出真相。
    “男爵可能会被贵族法庭惩处,下场可能是剥夺升华者与贵族身份后,以普通人的身份处以死刑。这些孩子如果行动顺利,将会被送进怀光教会改造。”
    在看见摩达管事睁大眼睛,目露希望之时,龙女缓缓道:“但假如太过危险,我们不能放任这些孩子继续存活。”
    “而依照摩达管事你目前的情况来看……伊拉的灵能是属于管制级的高等精神系灵能,即便他丝毫不反抗接受收纳,此后余生恐怕也只能在圣山周边的圣域收容所中生活。”
    “其他孩子,亦不例外,他们的能力涉嫌人工催化,全部都异常危险……只要他们反抗,他们存活的可能,就几近于零。”
    “可是……”仿佛被重锤击中,摩达管事嚅嗫道:“你们不是怀光吗?”
    “对,我们是怀光。”映光认真地回应,龙人少女的眼眸中闪动着红色的星火,那是火系源质闪烁着的光,代表着心中情绪的起伏。
    这个问题曾经被许多人询问过,其中有衣衫褴褛的老者,亦有目露绝望的中年人,还有悲痛中跪下来恳求自己的母亲。
    他们都对怀光怀有希望。
    但怀光不是希望。
    从来不是。
    所以,面对摩达管事,她还是用轻柔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摩达管事。以个人身份,我很同情莱安男爵和他三位养子养女各自的遭遇,但这与他们犯下莫大罪孽并不冲突。”
    “他们的确可怜可悲,但是,那些无辜死去,仅仅是我一路调查记录的笔迹中,那些死去的人们,就已有数百人之多。”
    “别的不说,晨霞镇最近这几个星期失踪的两个孩子,以及以金叶镇被锐爪虎‘抓走’的几位‘死者’——他们就没有父母,没有孩子,没有亲人吗?”
    “他们早上刚刚和父母亲人笑着道别,出发去度过美好的一天,在大地之上辛勤劳作,然后就莫名从这个世界消失,在家人惶恐哭泣,询问他人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丈夫妻子位于何处之时,成为这房间中的一块残破的标本……”
    “悲剧孕育出更多的悲剧,我为之感到深深地悲伤。”
    怀光一视同仁,不会因为谁更悲惨,就认为谁的生命就更有重量。
    更何况,那些无辜死去的人,难道就不悲惨吗?
    这是映光修女没有说出的潜台词。
    “我明白……我知道我的想法就是罪恶,就是不公……但是。但是……”
    肉眼可见苍老许多的管事缓缓跪下,他抱住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我只是昏迷了一次,为什么,一瞬间世界就完全改变,而我的过去就像是一个虚假的笑话……”
    映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灵能者,就是有这样的力量……就是如此恐怖。
    所以。
    有人畏惧,有人渴求。
    ——人造灵能者吗……这背后的水也太深了,也不知道圣堂执行者来不来得及在莱安男爵真的犯下大错前抵达……
    话又说回来了,真的抵达,到时候也非常麻烦……原本以为莱安男爵最多就是一个包庇邪教徒,这还属于怀光教会能处理惩戒的范围内,执行者击败男爵,将其押送转交给帝国相关部门就行。
    可现在事情就太大了,大到圣堂执行者一定会出手斩杀‘邪妄之徒’……莱安男爵一死,肯定会有一堆帝国部门过来扯皮的地步,而且线索也会断掉。
    但……
    总该有人去做。
    怀着这样的想法,面对沉默地向自己俯首,无声流泪的摩达管事,映光伸出手,轻轻地按在对方头上。
    修女指尖绽放微光,接受对方的忏悔。
    她轻声念诵古老的箴言:“天光不彻心中暗,日炎不净世间孽。”
    “吾等是怀光的使徒,吾等是曜日的守望,吾等行走于世间的使命,绝非根除黑暗,绝非清扫罪孽……”
    “吾等怀光……仅仅是为了让希望发生。”
    噔,噔,噔。
    楼梯口传来脚步声。
    安抚着老者的精神,映光转过头,她看见那位身着炼金师铠甲的骑士,手中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走下楼。

第三百八十六章 让希望发生 (1/3)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