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愤怒的心 (3/3)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三百八十五章 愤怒的心 (3/3)

      是,或许有人无法理解,一路逃亡的沿途又不是没有森林,又不是没有猎物,怎么就沦落到需要吃人的地步?
    但泰拉大陆上,所谓的森林和猎物……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
    即便是定居在南岭数百年的大红杉林土著,在衰微后面对茂盛的丛林,也难以从中获取足够的猎物,极度饥饿之下,也只能食人。
    更何况这些工具武技什么都没有的难民?
    伊恩很清楚,在古代地球,这种逃亡一旦出现,就经常会出现二十户人家只能活一户的悲惨结果。
    一路逃亡,有强盗与虎狼相随,被沿途的村落和城镇当成大敌防备,即便是有城市想要接纳,又能接纳多少?
    南岭的土地每一寸都浸透了开拓者的鲜血,这是浪漫的说法,但更加实际的说法就是,这里的土地每一寸都是有主的。
    而末秋,就是莱安男爵剿灭一个流亡者聚落时,得到的‘战利品’。
    一个已经被吃掉了双腿和右手,左臂也被人砍了一刀的,面目全非的孩子。
    根据俘虏所说,是这个孩子的父母主动将末秋献出来,用来交换其他人的食物的,但他们因为肉比较多,先被流亡者们吃掉了。
    末秋亲眼看见了抛弃自己的父母被吃掉,而自己更是被活生生地砍断手足,差点整个人被扔进锅里熬汤……如果不是男爵在最后时刻赶到,末秋就算是不被吃,也将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末秋少爷的伤……很难治愈。老爷并不缺塔勒,他给末秋少爷买了许多再生药剂,但是在我的记忆中,这些重新长出来的手脚只能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衰退消失。”
    “我原本以为,这是因为末秋少爷具备一种奇特的能力,所以再生药水不能生效……”
    “这个结果的确是对的……实际上,再生药水就不可能生效,因为末秋少爷真的有影响肉体的灵能,而末秋少爷曾经长出来过的那些手脚……”
    摩达管事来到了二楼一处偏僻的拐角,漆黑的房门前,这里用歪斜,但是认真的左手字迹写着‘末秋的房间’。
    一股怪异的,防腐剂的味道从门后溢散出来。
    老管事打不开房门,也不敢打开房门。
    而伊恩向前一步,伸手直接将已经与墙壁连成一体的房门硬生生地推断,推开。
    而门之后的房间,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某个生物炼金术士的标本实验室。
    里面琳琅满目,全部都用防腐剂亦或是极其昂贵的滋养提取液浸泡的,‘人的肢体部件’!
    滋补提取液和灵能滋补提取液不同,只需要一种具备生命活力的植物亦或是生物体液就可以提炼,但一罐仍然需要十几个塔勒的价格,可在这里却摆放着几十罐,里面全都泡满了各式各样的内脏和四肢,甚至是大脑的切片。
    其中有大人的,有老人的,自然……也有孩子的。
    伊恩眉头紧皱,他能看出来,其中有些比较‘新鲜’的孩童标本,存放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
    他想起了金叶镇和隔壁镇那些失踪的人,以及失踪的孩童……
    一瞬间,有一团火,在心底燃烧。
    看来,末秋的能力,与他丧失的肢体,以及‘肉体’本身有关。
    “莱安男爵这个混账,究竟在干什么?怨灵,记忆重写,肉体相关的灵能,以及那个先知回声的颅骨……他不会真的要复活自己的孩子吧?”
    ——灵魂的素材,记录记忆的灵能,重塑肉体的灵能,一个未知的灵能,以及一个可以制造回声的颅骨……
    再加上,男爵自己断掉的手臂……
    似乎,复活的要素已经聚集齐全了!
    伊恩心中思索,但一旁映光修女却提示道:“小心点,压制你的愤怒,不要把墙捏碎了。”
    “摩达管事是普通人,受不了我们的力量余波。”
    察觉到这点,伊恩侧过头,看向自己按在墙壁上,套着手甲的右手。
    他的手指已经深陷进坚岩墙壁中,抓出了五个深深的坑洞。
    “……对不起,没注意到。”
    将手抬起,石墙孔洞中流下一道道尘埃碎屑,伊恩沉默了一会,然后摇头,轻声道:“看来精神能冷静,肉体还是会发怒。”
    但也没办法,又怎么可能不愤怒呢?
    无论是末秋和伊拉的行为,还是造成他们如今这个模样的人。
    甚至说,这片大地本身。
    伊恩都为之深深地……感到愤怒。
    “走吧,这里没什么可看的。”
    深呼吸了好几次,伊恩看了眼身躯已经摇摇欲坠的摩达管事。
    他知道,这冲击对于一位一直都以为自己在照顾三个可爱孩子的老管家来说,冲击还是太大了。
    他和映光修女对视一眼,两人齐齐点头,然后伊恩道:“琳达的房间我知道在哪里,就不用摩达管事你带路了……休息一会吧。”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些场景太刺激,换成前世的游戏术语,SAN值都快要掉没。
    再继续下去,真的会害死人。
    “不。”
    但老管事还是抬起头,他此刻眼神有些迷蒙,仿佛末秋房间中的那些血肉肢体还在他的大脑中晃动。
    可他还是支撑了下来,强自笑道:“我其实早有想象——伊拉少爷那里的骨头和人皮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我刚才就想过……”
    “至于琳达小姐……其实的确我不用我去。”
    站直身体,老管事晃了晃头,他轻轻说道:“因为琳达小姐并不是老爷主动去找的。”
    “琳达小姐……是一群穿着黑袍,看不出任何身份的黑衣人送过来的。”
    “就在三年前,被送过来的琳达小姐甚至连话都不会说,几乎就是一具空壳——是老爷一点一点教会了琳达小姐说话……让她像是一个人的。”
    “就是这个!”“就是他们!”
    伊恩和映光齐齐开口,他们眼神相交,立刻明白这才是真正的关键。
    前面两个孩子,只能说让伊恩和映光知道,发生在莱安领周边的一系列怪事的源头究竟是什么,而又是谁做了这些事。
    那么,琳达这里出现的黑衣人,才是真正导致原本丧失妻儿的莱安男爵一步一步步入黑暗,堕入深渊的源头!
    无论是伊拉还是末秋,亦或是之后的琳达。
    这三个都身负‘灵能’的孩子,甚至就连男爵那个怨灵化的亲子都算上,恐怕都是这些黑衣人缔造的!
    而他们的目的……
    【回声】
    伊恩心中浮现出这个词汇。
    只有这个可能了。
    那些黑衣人,很可能并不是映光修女追踪的山民邪教,但他们的确做了邪教都未必会去做的事情,而他们的真实身份,有极大可能与皇帝有关……
    当然,这只是猜测,伊恩一点也不能确定。
    所以他让映光修女照顾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的摩达管事,自己一个人来到三楼。
    三楼,琳达的房间。
    惯例,蛮力开门后,伊恩独自一人进入这个充满粉色调的小女孩房间。
    因为之前已经看过一次,所以伊恩也没有从这个平平无奇的女孩房间中看见什么奇异的东西。
    没有血肉,没有骨骼,也没有猎奇的玩意。
    除却桌子上摆了一张纸条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但这就是最重要的。
    伊恩走上前,他肃然地拿起纸条。
    上面仅仅有女孩娟秀的字迹。
    【你是谁?】
    【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倘若是普通灵异故事的话,这个时候伊恩就该被吓一跳了。
    但可惜,他是先知。
    所以伊恩只是点点头,了然道:“果然,你就是先知的容器吗?亦或是说,凭借颅骨催生而出的先知?”
    “就知道,你的其他两个兄弟没跑出来,唯独你单独跑出来看我,这点肯定有问题——难怪我离开后,你们一家就像是加速一般直接离开。”
    “莱安男爵,恐怕已经知道我是先知,最起码也会怀疑我身上携带有类似须臾之颅的先知传承之物。”
    垂下青色的双眸,伊恩终于找到,自己一路以来若有若无的不安是什么。
    这就是他不安的理由——一个先知遇到了另一个先知,双方互相发现了对方的身份,都无法再看见未来。
    哪怕,有一方仅仅是先知的容器。
    只是……
    这已经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冰蓝色的水雾在房间中弥漫,伊恩的目光透过窗户,看向莱安领通向山中的遥遥路途:“我得找到你们,阻止你们。”
    不是因为我是先知。
    更是因为我是人。
    能看见,就改变。仅此而已。

第三百八十五章 愤怒的心 (3/3)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