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欢迎回家 (3/3)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三百一十九章 欢迎回家 (3/3)

      直到最后,‘私掠舰’上的士兵也没能登上赛楠驾驶的快速帆船。
    当尹恩回来时,他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或者说,他就是货真价实的英雄。
    以一人之力,最多加上一位战友的协助,就单枪匹鲨挡住了一整艘战舰的突袭,如此行为,又怎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了?
    不谈那些多少有些夸张的水手赞美,即便是击退了铠装归来后的白雾主教都认为,尹恩解决掉那艘护卫舰的速度快的有些惊人。
    “单人夺舰一事虽然并不罕见,但以你的年龄来说,这个速度简直可以说是奇迹——即便是如今纵横风暴洋的诸多大海盗和传奇船长中,有这样事迹的也不多。”
    鲨鲨并没有走远,而是继续随同帆船前进,直到前方隐约能看见哈里森港的轮廓,而帝国十九军团的南海舰队也开始朝着帆船靠拢护卫时才悄然地在尹恩的指示下离开。
    两艘悬挂帝国旗帜的驱逐舰靠近后,保护着快速帆船归港。
    他们本是要来帮助可能已经被‘袭击’的船只解决掉飞焰地的私掠舰的,但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原本要保护的目标不仅不需要救援,甚至分毫无损。
    在知晓敌人居然都已经丧失追击能力后,这次救援行动的指挥官葛文男爵有些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尤其是,名义上的功臣,是尹恩以及依森嘉德两个十四岁的少年,其他人也就在后面喝彩鼓劲了。
    ——他十四岁的时候还在和侍女玩捉迷藏呢!
    葛文男爵实在是感到费解,依森嘉德也就罢了,有这个实力正常,而且功劳这种事情让给侯爵的孩子也不奇怪,但尹恩……
    根据格兰特子爵给的资料,他不是一个炼金术师和鉴定师吗?怎么实力这么强?
    但面对歌塞大师的保证,他不相信也得信,就更别说理论上根本不会撒谎,哪怕会,也绝对不是在这种小事上撒谎的白雾主教了。
    “我们会尽快派遣其他军舰,尝试俘虏那些抛锚的‘私掠舰’的。”
    他如此保证道,然后在第一时间就将消息传递回港口和子爵所在。
    南海仍被暴风雨笼罩,大遗迹群的异动对气候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最起码半个月内,这样的异常气候都会持续下去……但大风暴再也不会出现了。
    三艘战舰划开水雾海浪,以不快不慢的稳健速度在海面上航行,不多时,他们彻底进入哈里森港的近海。
    在这里,已经可以遥遥看见子爵的府邸以及新城区的炼金中心,一道道雷光被动力引擎从天上的雨云中牵扯下来,汇入炼金工坊的炉心中。
    这一幕,倘若是第一次见,必然给予人相当震撼,但在持续观看了三四年后,任何一位哈里森港人都只会觉得熟悉与习以为常,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毕竟,只要有雷,公共澡堂的水便可以更热一点。
    高速帆船上的水手发出一阵阵欢呼,甚至就连霜蝶也都雀跃地翻腾了一下,短暂地离开了尹恩的头发。,也不知道它究竟高兴个啥。
    随着舰船的继续前行,雨幕背后隐隐浮现出一支巨大舰队的轮廓,而当那轮廓逐渐清晰起来时,尹恩才看清楚,那正是平日驻扎在瑙鲁城的南海舰队——这些巨大的铁甲舰似乎刚刚经历过一次战斗,如今正在港口修整,补充物资。
    港口处,亦有许多人正在等待。
    正如船上的人期待地凝视着陆地,陆地上的人也翘首以盼地看向大海。
    终于回来了——
    即便是一向冷静如尹恩,此刻也不禁长吁一口气,神态放松了许多,就更不用说依森嘉德。
    这位金发少年原本在船舷处站的笔直的身影微微摇晃了一下,彷佛是要立刻摔倒,但好在他在一阵晕眩后立刻清醒过来,牢牢地抓住了船舷。
    不然的话,他很可能在回到港口前就跌进海里,出个洋相。
    甚至就连歌塞大师都摸了摸胡子,这位老者一脸恍若隔世感——他作为一名炼金大师,这么多年来,类似刺激的经历也没多少。
    南海大遗迹群之行如果不是有太多不能透露不能讲解的东西,他恨不得将这一切写成一本书,亦或是写入自己的自传中,绝对畅销。
    至于一直都在尽可能地让自己变得更加透明的安多尔……却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事到如今,是生是死,已经轮不到他自己主宰了——
    “别担心。”
    而似乎是感应到了对方的恐惧,以及隐藏在恐惧之下的,那一丝隐藏极深的‘释然’,尹恩转过头,看向这位精灵海盗船长。
    他微笑着对着对方点头——虽然这个笑容让安多尔更加感觉不安——轻声说道:“接下来,只要你不离开歌塞大师他们身边,你就不会有危险。”
    “但也别想着逃,那样的话,你就必死无疑。”
    “我知道,我知道——”
    安多尔连忙连连点头,他岂能不知道这个道理?海盗船长本还想要继续保证,但却发现尹恩没有继续和他说话,而是看向了码头处。
    少年看见,有位身材矮壮的老人站在栈桥上,等待船只的停靠。
    普德长老脸色原本沉的像是黑炭,但真的看见尹恩没缺胳膊少腿,一脸微笑在船边朝他挥手时,却又不禁露出松了一大口气的表情。
    或许就连老人自己都不知道,他也同样地笑了起来。
    而被老人牵着手的白发男孩睁大自己绛紫色的眸子,他亦是开心地对自己的哥哥挥手,这一幕也令尹恩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
    依森嘉德注意到这一点,他一开始也笑了起来,为尹恩这颇为少见的一面感到喜悦,也为自己战友的喜悦而喜悦。
    毕竟,无论是在遗迹,还是在城内,尹恩一向都是运筹帷幄,似乎掌控一切,冷静到似乎不会有除却没有表情外的任何表情的姿态。
    可这笑容却证明,即便看上去是一台只会理性思考并选择‘正确选项’的尹恩,也是一个活生生地人,有着家庭与亲人的人类。
    依森嘉德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更加理解尹恩了。
    可随后,回忆起了这一切惊心动魄冒险的源头,自己的叔叔——这位贵族少年便陷入茫然地沉默,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想些什么,才能不刺痛自己的心。
    “说实话,依森,虽然可能有点难听。”
    此刻,尹恩侧过头,他注意到了依森嘉德情绪的低落。
    他伸出手,拍了拍依森嘉德的后背——这是尹恩难得主动去接触其他人,表示自己对他人的认可。
    少年认真地说道:“你这样是没办法搞清楚真相的……无论是你叔叔的行动,亦或是你外祖父的计划,就以你现在的状态,是绝对不可能瞒过他们的。”
    依森嘉德身子一颤,他缓缓抬起头,与尹恩对视。
    尹恩澹澹道:“我很理解你现在的感受,你似乎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亲人可以信任,叔叔想要杀自己——虽然他嘴上说着是为你好——父亲对这一切都有着难以理解的沉默,而母亲是否知道外祖父的计划?而我们的那位守土者陛下,又对你们埃伦家族有什么谋划?”
    “你感觉到,自己虽然是贵族,但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真正地去依靠……你似乎比街边随便一个玩耍的幼童都要无力,都要迷茫。”
    “你甚至在恐惧——你不想让这艘帆船靠岸,因为一旦这船靠岸,你就要从一次盛大且精彩的冒险中脱离,重新回到你那充满阴谋与背叛的家庭中去……你并不害怕会导致你死亡的危机,但你却畏惧一个冰冷且没有感情的家。”
    “而你已经知晓真相,无法再像是过去那样,傻乎乎地对一切恶意的目光浑然不觉。”
    依森嘉德的呼吸声急促了起来,他咬着牙与尹恩对视,那双湖绿色的眸子中满是茫然混杂着愤怒。
    这愤怒并不是对尹恩,而是对他自己……
    对还在恐惧的自己。
    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地咬牙低语:“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尹恩,我不是傻子!我都明白!”
    “但我又能怎么样?是啊,冒险结束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了,但我又能去哪里……”
    他的语气变得萧索:“……我又能去哪?”
    “你正是因为聪明,所以才无法欺骗自己,故而感到痛苦。”
    尹恩注视着眼前语调突然低沉下去的金发少年,他沉吟了一会,然后道:“听着,依森,帕特里克死前对我说出了真相,事情可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但也的确足够可怕——你不用担心有家不能回,但也要小心其他人的欺瞒与背叛。”
    尹恩认真道:“如果你愿意相信我,那么回岸后,等这件事的风波结束,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聊聊这件事。”
    “那时,估计你也冷静下来,可以思考思考对策。”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能帮忙给点建议。”
    依森嘉德抬起头,睁大了眼睛。
    ——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可轮不到我想不想帮你。”而尹恩嘴角翘起,他知道对方在思考什么,依森嘉德在人情世故方面进步很快,但脸上的微表情还是和明说没有区别。
    少年刻意地摇头叹气道:“可我之前已经实际上地帮助了你——我觉得你要面对的那些家伙,恐怕不是那么会听解释的人,从一开始我就已经选边站了。”
    “更不用说,倘若我以后想要更进一步,重现家族的荣耀,那肯定也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我觉得,咱们现在起就是同阵营的人。”
    “与其思考为什么,你不如多想想,应该付多少酬金,才能对得起我对你的帮助。”
    依森嘉德有些怔然地注视着眼前的同龄人,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说会帮助他的时候,他便忽然心安不少。
    ——倘若,有尹恩帮助自己的话……
    那么或许,有许多难题,就不再是难题。
    船靠岸了。
    “让您受惊了,这是我们的失职!”
    依森嘉德和歌塞大师正在接受南海舰队总管的拜访,作为贵族和帝都知名的炼金大师,他们显然有其他应酬需要应付。
    而尹恩顺畅地下了船,然后大步迈向埃兰与普德长老。
    “嘿——小胖墩!”轻笑着伸出手,将一路小跑,飞扑而来的埃兰抱住,尹恩打趣着因为钢骨显得有些沉重的小男孩:“怎么越来越重了啊?是不是在普德长老那里吃的太多了?”
    “哥哥,我不胖!”
    这话显然激起了埃兰的不满:“而且,普德爷爷,不会做饭!他家的菜,味道一般!”
    哈哈一笑,尹恩就这样,抱着埃兰,看向身前沉默屹立的白发老人。
    “长老。”
    少年真诚地说道:“我回来了。”
    普德长老本想要斥责些什么,但此刻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老人只能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叹息着摇头道:“你这不怕死的小鬼……罢了,平安就好。”
    “欢迎回来。”

第三百一十九章 欢迎回家 (3/3)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