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宿命的自由 (2/3)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三百章 宿命的自由 (2/3)

      “你还活着啊。”
    一双靴子踩踏在虫巢地面,一位已然奄奄一息的中年贵族身边。
    “命还挺硬。”
    居高临下的声音传来,令金发男人不由得感觉有些好笑。
    昔日一直都是他俯瞰其他人说话,虽然不至于将其他人踩在脚底,但以那些人鞠躬惶恐的模样,或许自己将他们踩在脚底,他们反倒是会比较安心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帕特里克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神情平静的尹恩。
    他啧了一声,然后道:“可以和解吗?”
    “当然不。”尹恩挑起眉头,他此刻反倒是对帕特里克感兴趣起来了——单单就是最后时刻的这份幽默感,他就觉得对方或许还真的是个有趣的人:“你还挺乐观幽默,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啊。”
    “真是个有趣的人,假如当朋友肯定有意思。”
    难怪格兰特子爵这么多年念念不忘,仍然视其为朋友……或许当年,这两个人只对对方展现真实的自己。
    而在分别后,他们甚至就连可以交换这‘另一面’的朋友都不复存在。
    “不能和解,就快点杀了我呀。”
    帕特里克有点厌烦地抬起手,他的眼皮垂落,马上就要闭合,男人的声音虚弱到谁都知道他已经命不久矣:“非要让我自己慢慢吞吞地咽气吗?嗯?你对那个对你如此温和,殷切邀请你成为他们主宰的母巢都能一剑斩落,怎么对我这个恶人就如此优柔寡断。”
    “让你痛苦久一点,也是件好事,最起码我也挺开心的。”
    尹恩哈哈一笑,爽朗地说出带点反派意味的台词:“当然,也别太担心,我只是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你也有问题想要问我吧?我知道你身上没有任何暗手,也没有任何可以传讯,记录的东西,所以我愿意和你交换一些情报。”
    “当然,你的确快死了,所以不愿意交换我也很理解,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看在你始终没有真的下杀手的份上。”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帕特里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生命力其实并不会因为区区腰部断裂而消失,真正让他濒临死亡的,其实是强制催动以太武装·暗华对战白雾主教的举动。
    男人睁开眼,他凝视着眼前的白发少年,然后微微摇头:“好吧,我也懒得撒谎——其实我没有留手,真的就是打不过你了。”
    “别太小看自己,年轻人……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传承,但你体内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这力量甚至胜过了我们埃伦家族的蚀光炼龙之血,最起码也是第四能级,甚至是第五能级传承才会有的特殊能力。”
    “不要被发现了,即便是艾尔斯也不行,他的野心并不大,但野心的船一旦鼓起风帆,他就会争取做到最好。”
    “那时候的他,究竟会做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和机械化的以太武装不同,生物以太武装暗华想要驱动,需要佩戴者自己提供高纯度的源质之血,而真正的以太炉心也只有暗华主体上才有。
    暗华子株,想要发挥出超规格的战斗力,必须让使用者注入大量蚀光炼龙之血,在确定驾驶着的确是权限用户的同时,也为以太武装供应能量。
    暗华子株之所以能缠住白雾主教,正是帕特里克输入了自己体内一半的血液进入其中,所以暗华子株才能与那位怀光圣职者缠斗如此之久,但这也的确削弱了帕特里克的战斗力,以至于尹恩还以为对方留手了。
    但,随着贵族的战败,以及储备血液的逐渐消耗,暗华子株也无法阻挡白雾主教了。
    而帕特里克更无法面对眼前的这位少年,亦或是治愈自己身上那必死的重伤。
    也不知道帕特里克究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还是想要误导这位杀死自己的年轻人,他都平静地在生命最后的时光对尹恩道:“至于问题,我倒是的确有一个。”
    这位中年贵族眯起眼睛,和尹恩一样,聆听了虫巢意志几乎所有信息的男人,不知道究竟是紧张还是期待地问道:“尹恩。”
    “你为什么会拒绝母巢?”
    从帕特里克称呼虫巢意志的名字是母巢而不是虫巢意志,就能知晓,他的精神其实已经被虫巢侵蚀了一部分,只是不知道最后是共鸣度不够,还是主动抵抗了,所以没有成功。
    如果不是尹恩斩杀了虫巢意志,恐怕他就不会死……反而会被虫巢感召转换,成为虫巢第一个第二能级的‘人类使徒’。
    不,假如尹恩没有斩杀虫巢意志,就证明他会选择成为虫巢意志——那么此刻半死的帕特里克,就会成为他的‘代行使徒’。
    “是虫巢意志。”
    叹了口气,尹恩不禁摇摇头:“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
    他凝视着自己脚旁,将死之人的双眸,平静地说道:“因为害怕。”
    “帕特里克,我害怕我选择了这样的捷径。一条并非最好,但看上去最轻松的路途。”
    是的。
    尹恩的确已经拒绝了虫巢,但这并不是说他并不能重现虫群道途。
    噬脑虫还没有灭绝,虫群灵能网络也没有完全消失,只要尹恩想,他现在还有后悔的机会,完全可以从零开始,再造虫巢。
    但他并不打算这么做。
    因为这是捷径。
    并不是说,尹恩有精神洁癖,亦或是说他有仪式感,非要以人类之躯前往高天之上——绝对不是这种理由。
    尹恩只是很清楚,倘若自己选择成为虫群主宰,他就会尽全力地去做到最好。
    就像是帕特里克口中的格兰特子爵那样……那个时候,他们会为了‘最好’而做出什么,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回不了头了,很多抉择就再也没有改变的机会,很多结局就再也不会有出现的可能——选择虫群道途,就是这么一条看似快捷,实际上孤寂又艰难,又很难抵达‘完美’的道路。
    “是啊……哼哼,寄生虫灵能网络……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回声’与‘镜面’?”
    冷笑一声,帕特里克想到这两个词,目光带着憎恨,但神情却是无奈:“这种方法,倒是比用哪个什么学习机器来要的更具备可行性……甚至的确能让人达成永生。”
    “母巢的确是不朽的,那样的生物,和我们这些人类实在是差距太大,也难怪他们会如此追逐……追逐这种可能。”
    “是啊。”
    尹恩微微点头,他侧过头,看向虫巢意志尸体所在的方向,然后开口:“我知道你真正想要问我的问题是什么,帕特里克。”
    “你想要问,倘若我终其‘人类’的一生,都无法前往高天之上,我是否也会渴求永生,去追逐回声与镜面的道路。”
    “你想要询问我这个问题,知晓我是否会对埃伦家族……亦或是说,对依森嘉德出手,对你们蚀光炼龙一系的血脉出手。”
    “就和阿克塞尔那样。”
    中年男人沉默不言。
    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这么去问,因为他才是准备去杀死依森嘉德的杀手,他现在这种虚伪的关心,实在是有些不要脸。
    甚至可以说是无耻。
    但话又说回来了,他都快要死了,那无耻又如何呢?
    正是因为死亡……所以,帕特里克反而洒脱了起来。
    “是的。”
    他扯起一个笑容,与尹恩对视:“这就是我真正想要问的。我想要知道你会不会成为阿克塞尔那样的狗杂种……在未来,可能的未来,作出吞噬自己外孙的身体来维系自我永生这种事。”
    男人低声道:“我没办法阻止你,我只是想要知道……战胜我的,究竟是一个崇高的光辉英雄,还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
    “这还用说吗。”
    尹恩坦然地反问道,令帕特里克反而沉默。
    他已经猜到了尹恩的答桉,所以苦笑了起来:“是啊,你肯定不……”
    “我会。”
    但尹恩的回答,彻底出乎男人的预料之外:“我会,帕特里克。不是英雄枭雄这种无关紧要,细枝末节的小事,因为需要,我就会。”
    “我将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在金发男人愕然地注视下,尹恩闭上眼睛。
    而当他再次睁开双眼,凝视眼前的虫巢晶体时,水色的目光和声音一样平静而清冷,甚至有带有一丝纯粹的漠然无情:“如果我需要时光去推进我的事业,去完成我的梦想——那我就会毫不犹豫地追求永生,不择手段,且不会有半点迷茫与迟疑。”
    “纵然代价是沾染无辜者的血,变成卑劣又恶心的模样。”
    “但是。”
    如此说道,少年握紧了手中的剑:“如果我要做,我就会去做到最好。”
    “即便是在追求最好的途中死去,我也不会让自己苟且地选择次等的方法达成梦想。”
    “而虫群这种永生,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让无辜者死,更不是。永生有许多种方法,我不必选这一条。”
    “我有这样的决心和意志,亦有其手段,但我的性格决定我不会去那样做,这或许也算是一种宿命。”
    低下头,尹恩再次看向若有所思,陷入思考的帕特里克,他笑了起来:“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我先回答了你的问题,满足了你的好奇心。”
    “现在,我问,你答。”
    尹恩询问道:“究竟是谁让你来杀依森嘉德?你为何会听那个人的嘱咐?”
    “你又为什么会如此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做这一切?”
    少年的问题尖锐而又直接,帕特里克深深地呼吸,然后苦笑:“真是好问题。好吧,反正我快死了,我也早就想要说出来。”
    他抬起头,对尹恩道出了全部的经过与事实。
    白发的少年认真聆听,紧接着睁大眼睛,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双眸中露出一丝同情。
    并非是针对帕特里克,而是针对那位一同在地底遗迹中冒险过的伙伴,那位金发少年的同情。
    “明白了。”
    等到帕特里克话毕后,尹恩已经从对方的身上看出浓厚无比的黑气。
    这是已经必死无疑,或者说,已经死去,只是因为升华者的意志,故而暂时残存于世,等待着源质消散便彻底消亡的魂魄。
    “该去死了。”
    转过头,尹恩不再看向帕特里克:“永别,帕特里克先生,你这一生过的真够悲哀,但起码死的时候不算难看。”
    他没有出剑了结对方,他还有事情要办,没有时间和力气浪费。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而是,倘若由他出手,了结眼前男人的性命,于他而言,或许是一种解脱。
    既然如此,不如让帕特里克自己缓缓步入生命的终结。
    让他回忆,让他思考,让他……
    因为自己而痛苦。
    就在尹恩转身离开后,帕特里克倚靠在虫巢晶壁上,男人有些茫然地凝视着前方,凝视着已经消散的虫巢意志所在的方向。
    他似乎是想要笑,但笑不出来,男人彷徨又萧瑟地自言自语:“的确,真是悲哀的一生。”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当年,我也能与这种情绪共鸣……我还记得那年夏天,和爱丽与哥哥一起看星星……”
    “怎么几十年后,却在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是因为我老了,忘记梦想了吗?还是说是,我终究……”
    他的呼吸逐渐停止。
    在虫巢中,帕特里克·埃伦的生命步入终结。
    而同一时间,尹恩步入了虫巢真正的脆弱点。

第三百章 宿命的自由 (2/3)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