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我只是个普通的鉴定师罢了 (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二百六十章 我只是个普通的鉴定师罢了 (

      青潮的本名是‘艾·雷·奥纳西斯’,意思是奥纳西斯氏族,父名为雷,己名为艾。
    这是一位有着青蓝色短发,双目有些狭长,眼神十分锐利的高大剑士。
    说来有些巧,他的海裔倾向,也是‘鲨’——青潮在海中游动的速度比一般的海裔要快,皮肤粗糙坚硬,而且牙齿可以不断替换再生。
    他平时为人豪爽,但不与人交谈时喜欢躲在角落中独处,明明五大三粗,平日却给人一种忧郁文学青年的感觉。
    海裔算是亚人伴灵之民的一种,青潮就有着满口彷佛鲨鱼般的利齿,据说他父亲的兽化情况更加严重,双臂上甚至有骨质的鲨鳍。
    此时,青潮已经注射了再生药剂,伤势好了大半。
    他这次是过来道谢,亦或是说,前来‘投奔’的。
    “您救了我一命,向导先生。”
    海裔剑士对尹恩单膝跪地,行鲸歌崖的下属对主上的大礼,用低沉的声音坦然道:“我不会撒谎——我是极其看好您的未来。”
    “您足够强,也足够年轻,如今却没有配得上您潜力的身份——我愿意向您效忠,成为您麾下的剑士,成为您的力量。”
    倒也算是明人不说暗话。
    青潮承恩于尹恩,也认为尹恩极有能力潜力,未来不可限量,故而干脆直接投奔。
    “我救你一命的确没错,但只是为了护住阵线,药剂更是埃伦家族的,我转个手而已。”
    尹恩没有让青潮起来,也没有回绝亦或是承认对方的‘效忠’。
    他也很清楚,对方之所以不去投奔埃伦家族,就是因为埃伦家族太强,他想投奔还不一定能过政审呢。
    反倒是他自己这边,手下真正的私人班底非要说,也就斯科特一人,的确需要一些好手才好方便行动。
    而且,他也算是知道了青潮的过去。
    当年,在鲸歌崖与海魔虫横跨澎湃洋,彷徨海,风暴洋的三海之战后,大量受伤老兵退役,甚至无法得到足够的退役酬金。
    但从这批老兵中,也涌现出了一批新的武勋贵族。
    虽然绝大部分新贵族,都是鲸歌崖各大海裔族群与人鱼鱼人部落选中的‘附庸’,可这个当附庸的权利,也有无数人抢夺。
    青潮的父亲,便是有资格竞争者的一员。
    只是,这位老兵有资格却没有什么背景,暗中受到不少打压,避免他真的去竞争席位。
    再加上退役的士兵太多,他还有暗伤,本就难找工作,故而最终因为暗伤发作导致体内源种循环紊乱,心衰而亡。
    第一能级升华者,虽然比普通人要地位高,但却够不上贵族的门槛,而且培养起来并不困难。
    虽然说,培养出一位第一能级升华者,需要超过四千塔勒,但这是综合了‘魔药素材’‘魔药配方’‘雇佣炼金术师’‘老师的薪酬’‘适应性训练’与‘额外营养补充’等多方面的成本。
    对于军方来说,无论是魔药配方,炼制还是老师,以及之后的适应性训练都几乎不需要成本,只有魔药素材和额外营养补充需要花钱。
    可对于一个大组织来说,低等级魔兽的血肉与素材,本就是可以依靠迷宫进行大规模养殖的量产产物。
    只有从零开始,之前从未有过传承者的家族,才需要花费几千塔勒来培养自己家中的第一个升华者。
    之后培养第二位,就轻松许多。
    这也是所谓‘底蕴’的重要性,最简单的效用,就是减少培养成本,可以更快地恢复荣耀。
    譬如说哈里森港的白之民,如果不是身为被流放者的身份,单单是普德长老掌握的银峰使者传承,炼金与铭文的秘要,就能帮助家族以最快速度恢复。
    而大组织,更是随时可以批量制造出相当数量的第一能级升华者。
    但后续的维持,反而是一个问题。
    每一个升华者,都是高精度的源质机器,其消耗的源质食物每个月都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最恐怖的甚至不是资金,而是资源不够——魔兽血肉的产量是有限,资源的规划一向是大问题。
    为了战争而培养出大量的第一能级升华者作为消耗战力,但是在大战后却又不需要这么多具备个体武力的存在……与其一直耗费整个势力的整体资源去豢养一批老兵相比,不如裁军,培养一群年轻的普通人士兵,等到需要时再去提升他们去消耗。
    这也是为何泰拉世界会有如此多的升华者雇佣兵与冒险者的原因——他们的前身大部分都是老兵亦或是失势贵族。
    就如青潮这般——他从小接受自己父亲的教育,并用家中最后一笔钱成为了升华者,不断磨砺自己的技艺,直至之前的那场和飞蛾的战斗,甚至突破了第一能级巅峰。
    高阶和巅峰,是一道门槛。
    如此年轻的第一能级巅峰剑士,即便是埃伦家族这样的大贵族,哪怕是不接受效忠,也是愿意给个食客的身份好吃好喝养起来的。
    实际上,青潮原本就是铂依工坊的长期合作对象,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哈里森港。
    “不想为鲸歌崖卖命,所以一直想找个地方定居……如今选中哈里森港了吗。”
    尹恩心中欣赏青潮这种既识时务,也懂的抓住机会行动的主观能动性,但他也不可能就这么直接地答应下来。
    沉吟一会,尹恩缓缓道:“先等咱们活着出遗迹再说,也给你思考的时间——青潮,我只是个普通的哈里森港鉴定师,可没办法给你开多少薪酬,倘若你真的要追随我,之后的日子会很辛苦,你可要想好。”
    而青潮眼角微动,显然有些绷不住。
    普通的哈里森港鉴定师?
    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瞎的!
    尹恩这一手高超到他都觉得强悍的剑术,显然不是咏浪者的高等传承,以及关键时刻扛得住局势,能做决策的决断力……就足以证明他未来不可限量!
    更不用说,他已经与埃伦家族交好,亦是格兰特子爵看重的官方鉴定师,在之前和其他哈里森港水手交流的过程中,更是知道尹恩乃是哈里森港白之民未来的长老。
    普通?
    如果不是青潮已经清晰感应到,自己已经迈入第一能级巅峰,伤好之后实力能更进一步,他甚至都不太好意思来找尹恩效忠!
    “别太看轻自己。”
    彷佛能感应到剑士内心的活动,少年微微摇头道:“你这种剑术水平的第一能级巅峰,即便是埃伦家族也愿意请你当剑术教练。”
    “愿意找我,反而是我的荣幸……起来吧。”
    “所以我现在的加入,才有价值,不是吗?”顺着尹恩的声音,青潮笑了笑了,他站起身。
    ——在众人欢呼时跟着喝彩,岂有在微末之时便一同奋斗来的收获大?
    剑士凝视着尹恩的双目中,有的自然不可能是‘盲目的忠诚’。
    他不是为了那种东西才下定决心,向一个年龄恐怕只有自己一半的少年效忠。
    即便是他真的这样想,以尹恩的聪慧,又怎么可能会相信?
    但是,剑士心中的感情……却比忠诚更加深邃沉重。
    ——那是希望。
    青潮在尹恩身上,看见了他心中的希望。
    虽然说不清,道不明,就连剑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是那一剑吧。那撕裂了猿兽和飞蛾的阵列,一击便将围攻的阵势击溃的摧浪一剑。
    如此惊艳且精炼的一剑,绝对是需要天赋与苦练数千个日夜才能小有成就……而以尹恩的年龄,想必是能握住木剑开始,就从未停止过练习。
    一个能在十四岁,坚持苦练剑术,从未间断过的灵能者天才。
    仅仅是凭借这点毅力与天赋,剑士便知道,对方的未来,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一个边疆城镇的鉴定师,也绝不可能仅仅是区区一地的白之民长老!
    这是源自于剑士的直觉。
    与之相比,那支再生药剂,虽是救命之恩,但也不过是一个引子。
    青潮已下定决心。
    ——他,不想再当一个死去也只能给亲人带来痛苦的,终其一生也只能贩卖自己武力的‘佣兵剑士’,当一个‘浪人’。
    至少,这个年轻人,他的目标,肯定比自己的要大,要有价值。
    要比……父亲投身的那场战役,更加值得。
    同样能赚钱,那自己为什么不选择一条更有未来的路?更让自己不会后悔的路。
    向导。咀嚼着尹恩的代名,他不禁感觉无比贴切。
    是的。
    向导,的确是他未来的引路之人。
    青潮的效忠,算是一个小插曲。
    当尹恩在舱室内找到歌塞大师与依森嘉德时,两人似乎正在讨论一些有关于接下来行动的问题。
    少年的声音带着疑惑:“老师,再向前,就深入遗迹腹心了,我们现在需要的难道不是先离开这个遗迹吗?”
    老人的声音带着恨铁不成钢:“你啊,不是炼金术就犯湖涂了吗?像是这种超大型遗迹,哪怕没有迷宫化就已经是个迷宫,不进入遗迹深处搞明白具体的内部地图路径,我们根本不可能走出去!”
    “更何况,这种前纪元遗迹,核心设施一般都四通八达,可以前往任何一个区域,在那里寻找出入口,反而比现在一门心思地向外走更快!”
    很经典的话题——误入遗迹迷宫时,是朝着迷宫中心而去比较好,还是直接脱离比较好?
    尹恩觉得都行,反正他有预知视界,没有任何迷宫能拦得住他。
    不过这次,他肯定支持歌塞大师。
    所以他敲了敲了敲门,得到许可,进入房中后便道:“我们肯定要前往遗迹中心,这里的古怪事情实在是太多,怪异的寄生生物更是数不胜数,如果不搞明白其中的隐秘,走到半路可能就会意外身陨。
    在师徒二人察觉到的敲门声,齐齐回头时,尹恩平静地插入话题。
    他有些好奇地看向二人,询问道:“怎么了,两位,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件事来?”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自然是歌塞大师先开口。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老人摇头道:“有人从地上的尸骨中,找到了一张由前纪元晶化纸记载的地图。”
    “地图上面标有不少地点,其中就包括有‘祭祀地’‘圣地’与‘出口’这几个标识。”
    ------题外话------
    明天加更预告!绝对超级大更!诸位就等着吧!
    推荐一本朋友的小说,《我重写了家族历史》
    作者俯瞰过往
    (已有百万字精品作品《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一百二十岁的老人,穿越成了宣统二年的一只白狐,指点少年的自己。民国文,双穿文。

第二百六十章 我只是个普通的鉴定师罢了 (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