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咏浪者魔药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一百三十八章 咏浪者魔药

      咏浪者真形,是只有两个阶段的中低等传承,第二能级会被称呼为咏浪歌者,但绝大部分时间中,大家都会叫他们咏浪大师或者高阶咏浪者。
    第一能级的咏浪者魔药,主材分别是具备‘操控水流能力的魔兽升华器官’一份,‘能通过声音诱发自然灵能波动的魔兽升华器官’一份, 最好都由纯水中生物提供,海妖,妖精以及号角海狮最佳。
    但哪来的第一能级的海妖和妖精?海妖还好说,毕竟是魔物,妖精可是纯纯的高等智慧生物,和多国都有建交,一般的妖精素材都是他们自己卖的, 譬如换下来的翅膀亦或是刻意分化出的灵光。
    所以大多都是用下位替代。
    至于辅料就比较简单,只需要新鲜的迷宫藻一百克, 亦或是十年以上的荧光藻七十五克,珍宝珠粉十克即可,如果不介意口感,深海海盐五十克加海鱼内脏提取物也是一种选择。
    魔药主材,由格兰特子爵与普德长老共同提供,分别是‘微光贝的凝珠’与‘粼波海豚的声囊’。
    这已经是相当优质的材料,让伊恩自己来绝对找不到,无需更换。
    而辅料更是轻而易举,伊恩当初狩猎噬礁海獭时就已经可以轻松采集迷宫藻,现在更是轻松惬意,子爵提供的质量只是中等,所以昨天少年便顺路去了一趟幻境迷宫礁群,采集了几根最优质的迷宫藻。
    “迷宫藻的迷幻毒素,应该是为了承接第三能级的‘海妖血脉’做准备,本身也能提供一定水源质加成。”
    “而微光贝的凝珠,也是可以承接‘妖精血脉’的前置素材……只需要未来能找到‘妖精的蜕羽’亦或是‘妖精的残光’, 就可以以较小代价转换传承道途。”
    这是当时伊恩对咏浪者真形魔药做的解析,银色芯片的资料仅仅是提供辅助,他本身亦有所见解。
    在伊恩看来,血脉真形并非像是‘血脉贵族’声称的那么泾渭分明。
    血脉传承的定义,是让生育的子嗣也可以继承自己的传承,日后可以以更小的代价,令子嗣成为升华者。
    这个传承,并不仅仅只是魔兽相关的血脉力量——人类自己变异出的天生异能,类法术能力,一些因为特殊环境而进化出的类灵能和天生术士,都是‘血脉传承’。
    可以用血传承的力量,便是血脉,无论是可以继承的超能力,亦或是一种全新的‘真形’,都是如此。
    是的,真形也可以转换为血脉。
    倘若,一位第五能级的真形传承强者,与另一位完全相同的第三能级以上的真形传承者孕育出了后代,那么他们的孩子, 便是一个全新第五能级‘血脉家族’的子嗣。
    虽然条件苛刻, 但并非不可能——鲸歌崖的统治者,第五能级真形‘覆岛龙鲸’传承双子, 依米亚兄妹便是一个实例,他们结合后孕育的子嗣,全部都完美继承了‘覆岛龙鲸’的力量。
    哪怕是覆岛龙鲸根本就不存在,是以潜渊蜥鲸和源水真龙为主要源头,融合了大量其他升华素材而成的真形。
    同理,血脉也可以通过自我改良,以放弃后裔继承血脉力量为代价,将自己转换为真形。
    这样成功的例子就很多,甚至可以说,第一代成功的真形修行者中,就有相当一部分这样的血脉修行者……他们冒着畸变的风险,尝试自我改良,为后人踏出了一条真形之路。
    这便是血脉真形为何从不分开说的原因。
    只要愿意付出代价,真形和血脉是可以互相转换的。
    “而我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比其他人要小得多。”
    走在回家的路上,伊恩心中沉吟着接下来的计划:“银色芯片可以拓印源质结构,我服用魔药后,可以直接将魔药之力引导至芯片上,让芯片代替我持有咏浪者真形的力量。”
    “而日后,我的咏浪者真形必然不可能局限于第二能级……但这条真形之路已经不可能更高,它的上限就是如此,如若强行擢升,只会自我崩溃。”
    “但倘若换个思路,只要我改换门庭,加大素材力度,并同时切割真形源质结构中海妖亦或是妖精一方的结构,直接从真形转换成血脉,那样反而道路宽广,前途不可限量。”
    一念血脉起,刹那天地宽——伊恩当即就想到了很多种方法,让自己未来转换血脉时反噬更小,后遗症更轻。
    更不用说,他要承受反噬,也隔着一层银色芯片,痛一痛也就完事了,并不会真的畸变。
    血脉听见会沉默,真形听见会流泪。
    而相比起至多只能抵达第四能级的海妖体系,自然是有第五能级可能的妖精体系更加符合伊恩要求。
    回到家时,伊恩看见埃兰正在学习写字。
    虽然只是在磨平的木板上,用炭笔勾连图形,但男孩却学习的很认真,绛紫色的眸子凝视着前方,按照桌上那一個个小木牌上铭刻的图形临摹学习。
    “哥哥?”
    察觉到伊恩回来后,埃兰本想要放下炭笔,但伊恩却示意他继续:“没事,不用管我……真乖,继续学吧。”
    他露出微笑,摸了摸男孩的头:“今天晚上给你做炖菜,数学方面有不会不懂的可以问我。”
    “好耶!”埃兰发出一声欢呼,然后便快乐的继续描字去了。
    埃兰并没有因为早年的眠粉而变得愚笨,与之相反,他相当聪慧,甚至耐心也远胜常人。
    唯一令人在意的,就是他为人处世太过专一,简单来说就是单线程,这都不是单核的地步了,男孩只能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甚至注意不到时间。
    “希望以后能找到什么药吧……”
    站在房门口,伊恩双目亮起光辉,注视了会埃兰,然后才缓缓进房关门。
    “紫色的雾气……对于至多就是第二能级的咏浪者真形来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征兆了吧。”
    关闭预知视界,坐在床上,伊恩从怀中取出一瓶呈现浅蓝色的魔药。
    这便是咏浪者的真形魔药,一瓶色泽澄澈,明明没有任何外来的力量,却泛起层层波澜的‘海水’。
    “苏摩果核造成的神经损伤已经完全痊愈……是时候了。”
    没有多做思考,少年一口将其服下。
    稍带寒意的液体没入第二胃中,微微震荡,令他浑身血液都因此涌动。
    熟悉的沉重感,紧接着便是一阵与沙铠学徒不同的冰寒,伊恩闭眼,开始调整自己体内的源质。
    然后,将已经与他融为一体的银色芯片,朝着魔药的方向引导。

第一百三十八章 咏浪者魔药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