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胜利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七十九章 胜利

      “好机会!”
    一直都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压制鳄龙的格兰特子爵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他立刻双手持剑,以太武装臂甲处甲片开阖间喷涌出大量蒸汽,而背部炉心更是增压运转,发出低沉的嗡鸣。
    随着大量蒸汽汇聚,白色的高压水刀在晶剑上成型,它长达数米, 急速震荡。
    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啸叫,子爵一剑挥出,水刃便朝着鳄龙另一侧的侧腹直射而去——随着这转瞬即逝的水刃劈开雨幕,两者间飘飞的建筑碎片和木块全部应声而裂。
    嗤啦!就好像铁刃撕裂皮革声音,却又更响亮百倍,一道巨大的剑痕在鳄龙身上猛地拉过,橙红色的血浪爆起,原本身形就摇摇晃晃的鳄龙再次发出痛苦而尖锐的咆哮,它的左足与身体的连接暴露出一片森白的色彩,赫然是又被斩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重伤!
    “好,赢了!”
    狂喜涌上心头,格兰特子爵此刻已经知晓战局胜负已分,所以即便是他看见鳄龙狂怒地甩尾,朝着以太武装超负荷出力,暂时没办法快速移动的自己横拍而来,他也毫不惊慌, 反而大笑着被以一尾拍飞, 轰然撞击在远处的街道上。
    “失败了……”
    此刻, 大萨满竭尽全力压制鳄龙痛苦, 愤怒以及浓厚无比, 令它几欲立刻转身逃跑的恐惧。
    这位已经将自己融入鳄龙意识海中的老人心沉如水:“宿命吗?居然有人能恰好用火炮命中多年前的旧伤……”
    即便陷入致命的困境,但大萨满却并没有恐慌, 他早已活够,死亡还不足以令他动摇:“旧伤深入内脏,左中足几近于动弹不得,即便有孩子们掩护,也不可能原路返回。”
    老人抬起头,看向澎湃巨浪的海洋:“腾潮与鼓浪之灵迄今为止都没有过来,是遇到麻烦了,还是祭祀不够?罢了,这是唯一的生路。”
    但就在大萨满下定决心,准备脱离时,一股深沉而庞大,只是略显杂乱的意志传入他的心海:【——杀!】
    【生命,掠夺,恢复……杀!】
    “冷静。”
    大萨满叹息一声,他知晓那就是鳄龙的意志,而且与对方融为一体的自己在未来也将成为这散乱而茫然的意志一部分。
    只是现在,他还有压倒性的控制权:“走吧, 山主, 我們再次失败了。”
    “但只要你能退回象骨山,我们就还有机会……”
    大萨满很清楚,倘若自己不退,即便是如今受创颇重的自己,也能轻松摧毁一半的哈里森港,即便是自己不控制,放纵鳄龙的狂暴,死前也能杀死数千上万人。
    但那有什么意义?自己还有继承者,山主可没有,等到格兰特子爵缓过气来,跑都没有机会。
    大萨满安抚着鳄龙,并施加自己的意志,登时,原本还在不住惨嚎叫的巨兽突然停止一切本能的反应。
    转瞬,这头巨兽便以一种机械,稳定,仿佛并不熟悉自己的身体,但却异常快捷的方式,朝着已经不远的哈里森港近海飞扑而去!
    大地中的泥浆奔流着,令鳄龙左右两侧的房屋都如狂风下的草木一般摇晃倒伏,垮塌成废墟,为这巨兽腾开逃离的道路。
    但除此之外,它什么都没有做,即便就在不远处便是那座发射出重创它炮弹,逆转战局的塔楼,鳄龙也没有哪怕是半点改变轨迹去报复的念头,它以一种坚决无比且势不可挡的势头一头扎入海中,令潮水翻腾。
    橙红色的血迹在海中扩散,并且一路蔓延至远方。
    “……啊?”
    已经准备好第三炮,就等着鳄龙跑来报复自己,然后一炮轰在对方头顶第二个‘弱点’的伊恩微微一愣。
    他很难想象一头暴怒的野兽居然还有不报复的——再怎么想逃跑,理论上遇到顺手就能报复的仇人时,肯定也就顺手把对方扬了吧?
    没想到,对方居然理智到这种程度,哪怕是随手一碰级别的手贱都不手贱,当真是强大。
    “行,至少赢了。”
    伊恩也不可惜,不用冒风险和鳄龙搏命是好事,他侧过头,对一脸震撼,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真的能一同改变战场局势的斯科特道:“塔楼快塌了,先走吧。”
    哈里森港的地基原本相当坚固,但在鳄龙动摇大地的力量下,原本的坚岩迸裂裂缝,垒实的土层也化作泥浆,整个哈里森港就像是被一个狂放的画师用土黄色的墨笔斜斜划下一笔,所过之处墨迹蔓延,溃烂横生。
    这座塔楼的地基自然也在影响范围之内,依照伊恩估计,整个哈里森港的地势恐怕都已经改变,三分之一的城区都需要重建……但与之相对的,单单就说城内葬送的土著精锐就已经可以让红杉林土著诸部十几年都缓不过气来,更别说可能还存在的城外战场了。
    “来不及了,跳窗吧。”
    伊恩已经感知到塔楼的倾斜正在加速,虽然现在看上去情况还好,但最多十秒后就要倒塌。
    男孩二话不说,看清下面已经满是积水和泥浆后,便直接将还处于恍惚和不可思议中的斯科特一脚踢出窗外,然后自己也纵身一跃,跳入泥水中。
    斯科特摔的很惨,吃了几大口泥,过了好一会才昏昏沉沉地起身爬到一旁缓气,而伊恩只是打了个滚便轻松卸力。
    与此同时,身后的塔楼果不其然倾斜溃塌,还有低沉的爆炸声响起,那大概是基座中的火药被火炮残存的热量点燃的缘故。
    说实话,伊恩在第一时间的感觉,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击退大敌后的轻松愉快,而是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
    “这风也太大了!”
    防风蓑衣已经濒临失效,伊恩牢牢抓住地面上的一块凸起石头,才能勉强保证自己没被大风刮走。
    他抬起头,看向天幕,发现紫色的雷霆纵横交错,每秒都有好几道闪电劈下,肉眼可见的雨云旋风正缓缓地朝着西南侧的拜森山脉撞去,绽放出无数道电光的同时也崩溃成山洪大雨,而远方蒸腾大海的云柱仍然没有丝毫变小的趋势,甚至还在愈发膨胀,化作接天连海的云墙雾崖。
    因为雨云撞击在山脉上崩散,风力稍稍减弱,但雨水更加急骤澎湃,如若说之前只是倾盆,那么如今更像是整个天空都化作瀑布。
    大风暴才刚刚开始……

第七十九章 胜利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