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迷宫

高天之上 作者:阴天神隐

第三十一章 迷宫

      哈里森港总督由帝国贵族格兰特子爵担任,前任帝国皇帝直接任命,这在过去曾是格兰特家族的荣耀,但在新皇登基后,事情就变得微妙起来。
    自几十年前的黯月动乱直至如今,哈里森港和整个南方移民区都被遗忘,甚至是刻意忽略。
    即便是八年前,哈里森港被一场几近于天灾的可怖暴风雨袭击,帝都和南方行省总督也没有半点表示,理论上的各种援助器材和建设资金都迟迟没有下拨,导致直至如今,城墙工事和港口内的一些边缘街道仍没有修复。
    但这并不影响子爵宅邸是整个港口中最奢侈豪华的建筑。
    普德长老走过由各种鲜艳植物点缀的花园,在这由大理石修筑的庭院中,还有几朵有着特殊功用的升华植物,它们绽放着绚丽的色彩,在微风的吹拂下极为动人,散发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清香。
    普德长老对此视而不见,这体型颇矮,但身材壮硕的白之民老人于侍从引领下,来到庭院内侧。
    正午时分,却能闻到熏熏酒香,格兰特子爵又在摆酒宴。普德长老甚至能看见烛火摇曳,那些淡黄色的蜡烛中掺杂有乳香与凝神草灰,是可以辅助升华修行的冥想烛,一根就价值十七塔勒银币以上。
    “来了……啊,普德长老。”
    怀抱一位身材窈窕的红发美人,格兰特子爵显然已经喝多。
    这位深褐色头发,面红耳赤的贵族看上去年轻,脸上皱纹都未生出,实际上已经将近六十岁,只是身为升华者,令他可以保持更长时间的全盛期。
    他此刻一把将身侧的美人推开,引得对方娇嗔一声,子爵笑着拍了拍对方胸前的荡漾,然后对普德长老挥手,招呼这位民政副官坐下:“坐,来喝,正等你到。”
    “却之不恭。”
    普德长老微微鞠躬,然后坐在对方对面。
    哈里森港没有民政官,他这个民政副官主要是因为他负责格兰特子爵的私军维护以及白之民长老的身份,为子爵工作的同时,负责管辖白之民社区。
    普德长老扫视一眼,庭院中央的酒桌上除却沿海城市常见的炖鱼杂烩和海鲜外,也有不少猪排和鹿肉,子爵面前还摆着一盘羔羊排,上面撒着香料肉酱,篮子里的面包更都是上好的全麦褐面包,散发着香喷喷的麦香。
    但这其实有些寒酸了。
    理论上来说,一位帝国子爵,港口总督和升华者的午宴,应该要有上好的海果油,葡萄酒和精制白面包,主食也应当是牛羊肉为主,这样才有足够的养分供给。
    但谁叫哈里森港情况特殊?新移民区没有帝国支援发展建设,物资本就贫乏,除鱼管够外,并没有多大的牧场提供脂肪和肉类,所有畜肉都是珍惜资源。
    格兰特子爵也因为政治原因,未来难以更进一步,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气励精图治,努力修行,只是得过且过地混日子,享受半退休时光。
    “拉玛尔和亚姆已经见过我。”
    格兰特子爵端起一杯蜂蜜酒——掺了不少高浓度蒸馏酒——然后一口灌下。他虽然已经喝醉,但升华者的体质令他仍然可以在想要的时候迅速清醒。
    他侧过头,淡蓝色的眸子看向普德长老,打着官腔道:“那些低贱的红杉野人居然潜伏进城袭击帝国公民,触犯帝国威严,这是不可容忍的。但港口的情况你也知道,咱们没钱驱赶害虫,港口护卫队现在也不是满编,只能加强防备,免得他们再次潜入城内。”
    “真的要做些什么,要等年末援助到了再说。”
    拉马尔是港口财政官,亚姆是城防官兼治安官。
    原本哈里森港还有一位法官,但八年前他在暴风雨中倒霉地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铁甲鲨创死,而继任者等了三年帝国的任命文书,却始终没有下达,于五年前愤而出城,行踪不明,大概是被土著或野兽一口吃了,如今只能无奈地由格兰特子爵兼任。
    这不合乎规范,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据说帝都那边情况有变,或许是因为鲸歌崖和迦南摩尔那边的贸易需求,帝国中枢再次将目光投注在南方,哈里森港也即将在今年年末,迎来三十年来的头一次帝国援助。
    “土著袭击,是因为纯洁献祭。”普德长老道,也同样饮下一杯掺了高浓度蒸馏酒的蜂蜜酒,矮人血统令他更加欣赏这种纯粹的刺激。
    放下杯后,吐出一口酒气,普德长老深青色的眸子更加明亮,他对子爵道:“奥森纳我很清楚,他不干净,这臭小子经常偷溜出城和那群野人做交易,吸黑菇,我都看在眼里。”
    “他是个坏种,确凿无疑。但那群野人实在是太过分,他们这次特意潜入城,指定是要求奥森纳把家里的两个孩子给他们当祭品,我们白之民可忍不了这个,为了亲人,即便是瘸子也会拼命,这就是这次袭击的真相。”
    “大人,我恳请您看在他这次勇敢对抗红杉土著的勇气上,不惩戒他的逾矩,以及能否赐予一些治疗精神损伤的熏香和药剂?这次袭击中,有年幼的孩子被土著的眠粉影响,后遗症相当严重。”
    他以正式的礼仪请求:“白之民会记住您的慷慨。”
    总结一晚信息,普德长老已经很接近真相,他并不知道奥森纳真正的想法,但在外人面前表现白之民内部的团结与友爱是他的本职工作。
    “奥森纳和药的事情好说,他有畸变,沉浸在梦中不稀奇,我也很同情那孩子的遭遇。”
    “但是纯洁献祭……”
    点点头,随口答应这请求,格兰特子爵其实根本就没打算惩罚‘奥森纳’——他自己偶尔也吸黑菇呢,在帝国贵族圈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至于药,对他而言不值几个钱,相较于普德长老为他工作提供的价值来说,更是不值一提。
    白之民占了哈里森港人口的七分之一,仅次于帝国主体民族平原之民,普德长老不仅仅是他的好朋友,更是一族长老,无论工作还是私交关系都很好,平日一向非常合作,面子还是要给的。
    唯独纯洁献祭这个词,格兰特子爵一听见就立刻眉头紧皱:“真的假的,情况这么严重?需要通知主教吗?”
    他的脸色迅速由红转白,升华者的体质将酒精代谢,子爵长吁出一口酒气,有些庆幸地喃喃道:“幸亏援助快到了,不然的话,我们有心无力,那些土著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
    可紧接着,他又烦恼地摇头嘟囔:“最近这段时间,怀光教会那边也不轻松,真麻烦。”
    南岭人都知道,纯洁献祭是南岭所有土著共通的大仪祭之一,只能使用孩童之血与勇士之魂进行仪轨,仅次于最高等级的祖灵之祭,每次出现必有大事和异变。
    而怀光教会驻哈里森港主教是一位强大的第二能级升华者,已抵达凝辉之阶,一位真正贫洁的苦修士,实力比并不专注于修行的格兰特子爵要强大。
    只是最近,主教正在巡视诸多沿海村庄,甚至前往西北殖民地,驱逐因台风季而开始活跃的海兽魔物,经常一两个月都不见踪影。
    “一切您来决定。”格兰特子爵还在沉思,普德长老不会蠢到以为自己真的需要给出一个意见。
    他只是强调一点:“八年前的暴风雨前,那些野人也同样进行过纯洁献祭,换取山潮之灵对他们的庇护。他们的萨满在这方面比我们敏锐,不会无缘无故地冒险展开献祭。”
    “还有一点,大人。最近港口周边的魔兽和升华植物越来越多,倘若再出现和八年前一样异常的大风暴……”
    说到此处,普德长老加重语调:“就说明,这些现象极大可能与‘迷宫’有关!”

第三十一章 迷宫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o.com